第89章 恩愛秀的給一百分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淡然、矜貴又霸道三個字傳來,房內的兩人皆是一驚。

    唐靳言結束了檢查的動作,自然地的將一只手放入白大褂的口袋里,并沒有因為龍梟的突然闖入而露出更多的慌亂。

    而楚洛寒的眼底卻是一陣錯愕,這么晚了他怎么會來這里?

    龍梟腳步放慢頻率,隨著他的走近,一股清冽中帶著龍舌蘭淡香的味道撲入她的鼻尖,像是空氣中被撒入了迷魂藥,讓她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

    她最后的記憶停留在他的背上,猶記得她趴在他寬厚溫暖的背上,他不急不躁的走著,滿鼻子都是他身上好聞的要命的氣息,還有路旁月季花的清香。

    本來幾個小時的昏睡和身上的不適已經讓她淡忘了那股濃郁的曖昧,可是他一出現,一靠近,她又要淪陷了。

    楚洛寒眉頭一擰,“你怎么來了?”

    龍梟諱莫如深的眸子并沒有看說話的女人,而是疏離的看著唐靳言,“唐醫生對病人一向如此?”

    是了,那床上餐桌擺滿的食物,豈是一個普通醫生該為病人做的?明顯唐靳言的做法已經逾越了某種約定俗成的規矩。

    唐靳言也沒有慌亂,他對龍梟微微一笑,儒雅干凈的笑容看不出一絲的不軌,“自然不是。”

    他這么一說,楚洛寒將眼睛閉了閉,千萬不要在這個時候挑起戰火,龍梟的表情好像已經要發脾氣了,唐靳言一介醫生哪是他的對手?

    龍梟鼻腔中一聲冷哼。

    唐靳言接著說,“因為楚醫生不是一般的病人,她還是這座醫院的工作人員,是得力干將,面對稀有人才,當然要多一些關心照顧。”

    一番解釋,有理有據,從唐靳言清越的嗓音中出來,又是那般無可指摘的彬彬有禮。

    龍梟才不理他冠冕堂皇的說辭,心中早已經有了不該有的奢望,卻想用寥寥數語就打發了他?

    未免太小看梟爺。

    龍梟抬腿走到窗前,看到桌面上的兩人餐,自然而矜貴無匹的勾著一側的嘴角道,“果然是細致的照顧,不光給病人準備晚餐,還給家屬準備了一份。”

    楚洛寒嘴巴開啟,“龍梟,這”

    “怎么?怕不合我的胃口?這里是醫院,我可以將就。”

    他說完,玉蔥般的長指捏起一次性木筷,并未著急開吃,而是側目看一旁努力憋著不悅的唐靳言,“唐醫生,怎么不給自己也準備一份,可以一起吃。”

    楚洛寒感覺自己的臉已經黑了,要命的是,她偷偷看向了唐靳言,感覺他頭頂上方有三道黑線,正黑壓壓的壓制著他的某種情緒。

    這可是唐靳言準備的他和她的晚飯,龍梟這喧賓奪主的本事到底是哪兒學來的?霸道至此,真是令人刮目相待。

    “不用了,我還有事,你在這里吃。”唐靳言溫潤的聲音有點發緊,足見他心里的憋屈。

    “這樣啊”龍梟拿起來筷子,將餐盤里面的流沙包夾起來一個,“張嘴,嘗嘗好不好吃。”

    楚洛寒突然五雷轟頂,一臉蒙圈的盯著伸到了自己嘴邊的包子,吃?舌頭很痛,唐靳言勢必更不舒服,不吃?梟爺看起來雖然眼眸之中有一絲絲的笑容,可是笑里藏刀的技術他可是爐火純青的。

    “龍先生,楚醫生舌頭有傷,恐怕不能進食,咀嚼過程也會傷到舌頭。”唐靳言解釋道。

    龍梟皺了皺眉頭,眼中的錯愕一閃而過,“舌頭怎么回事?”

    所以剛才,他是在幫她檢查舌頭?

    楚洛寒隨口道,“沒什么,吃飯咬到了。”

    唐靳言蹙眉,看傷口的痕跡,可不是吃飯咬到這么簡單。

    既然如此

    龍梟端起紅棗蓮子粥,用勺子盛了一勺子,在自己的唇邊吹了吹,送到了她的嘴邊,“不燙了,喝一口,不用咀嚼直接咽下去。”

    楚洛寒偷偷去看唐靳言的眼神和表情,感覺唐醫生此時的內心是崩潰的,當著唐靳言的面,龍梟的戲演的太足,甚至有點過。

    他故意大秀恩愛,為的就是給他難堪吧?

    他可以,但是她不可以。

    “龍梟,你自己吃吧,我不想吃了。”她錯開勺子,決定不張嘴。

    梟爺的勺子依然執著的放在她唇邊,低醇磁性的聲音似是在誘哄孩子,“乖,吃一口,不吃飯怎么養身體?”

    楚洛寒的臉徹底黑了,梟爺你演戲可不可以不要這么到位!

    唐靳言放在口袋里的手在收緊,誰看不出來梟爺此時故作溫柔的痕跡多么明顯,偏偏他是她的丈夫,不管他做什么都是那么的合情合理。

    楚洛寒無奈,只好張嘴吃了一口,粥已經涼了,沒有燙到舌頭,入口的時候還有點甜味,她真的餓了,還想再吃一口。

    “我自己來吧。”她要去接碗,他不從,又盛了一勺子,遞給她,“你現在身體虛弱,我來。”

    “”

    唐靳言見狀,抬腿要走,“你們慢慢吃,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誰知他還沒走,龍梟瞥見了墻壁上的掛鐘,自然又冷肅的道,“麻煩唐副院長打開電視。”

    楚洛寒咬牙壓低聲音,“你有完沒完?”

    他用眼神回,“怎么?心疼他?”

    唐靳言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看什么節目?”

    梟爺隨口道,“就看京都一套吧。”

    唐靳言選了頻道——

    “最新消息,有電子科技領頭羊之稱的康氏集團今天突然宣布已經被mbk并購,截止發稿,康氏并沒有人出面解釋。”

    楚洛寒眼中突然閃爍著驚訝,“mbkb并購了康氏?!”

    而mbk的總裁梟爺,此時正捏著勺子給病床上的女人喂飯,漫不經心的道,“嗯,沒想到記者嘴巴這么快。”

    他眉頭皺著,好像是苦惱如今想低調做點什么都不行了。

    接著,第二條新聞發布!

    “繼康氏集團被并購之后,有人在1013國道上發現了康氏集團大少爺康成杰乘坐的豪華轎車蘭博基尼發生了重大車禍,蘭博基尼撞翻護欄當場燃爆,康成杰與一名女子當場死亡,具體過程請看記者前方發來的報道”

    楚洛寒看傻了!

    剛才康氏集團被并購他還以為只是龍梟商業上的競爭所致,但是看到康成杰死亡的消息,她無法不聯想!

    她進入酒吧遇到了康成杰,中毒一事雖然沒有證據,但是被龍梟教訓過的康成杰有重大嫌疑。

    那么,綁架的事,也是他做的?!

    楚洛寒驚訝的看龍梟,“你怎么”

    你怎么知道是他?他的死是不是你做的?

    她有一肚子的疑問,梟爺只是淡淡的道,“張嘴,太涼了不好吃。”

    她木訥的張嘴,將粥含在嘴巴里忘記了舌頭的痛,康成杰居然死了!

    唐靳言不明所以,他不知道楚洛寒被綁架的事,因為梟爺封鎖了消息。

    他更不知道以前發生在兩人身上的事,因為梟爺單槍匹馬去的。

    所以,他站在這里就像是一個局外人,插不到他們的對話中。

    楚洛寒瞪圓了眼睛,“康成杰的死真的是車禍?”

    不會這么巧合,而且他為什么選在這個時候讓她看到,不就是要告訴她大仇已報嗎?

    龍梟吹了吹粥,“這個恐怕要問他自己了。來,再吃一口。”

    一口接著一口,她幾乎吃完了碗里的粥。

    唐靳言終于再也無法看下去,心情沉重的離開了病房。

    耳邊聽到第三者走遠,梟爺放下了碗,一改剛才的溫柔體貼,冰冷的嗓音霸道強勢,“心疼了?”

    “心疼什么?如果兇手真的是康成杰,他死也不可惜。”

    看著被他放下的碗,楚洛寒心里拔涼,果然是演戲,觀眾一走,他半分鐘都不愿意再繼續了。

    “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你的這位副院長,對你可真是溫柔!”梟爺風潮熱諷,“我看你是巴不得現在就去他懷里!”

    “梟爺這話我聽不懂,我還要吃飯,看起來似乎你也沒有胃口,不如就回去吧!”

    楚洛寒端起碗,手在抖。

    狠狠憋住眼淚,可碗湊近臉遮住半張臉的時候,淚水還是掉進了粥里。

    不識好歹的女人!

    “康成杰就是給你下毒,綁架你的兇手。”他突然轉移了話題。

    “謝謝”

    你那么拼命的救了我。

    “梟爺懲奸除惡,你這樣的好市民,應該被列入京都十佳杰出青年的名單。”

    她強忍眼淚,一口一口伴著眼淚喝粥。

    “我除掉他,只是因為”

    他傷害了你!

    “看不順眼而已,你以為我是為了誰?”冰冷不屑的說完,他抬腳起身,“既然你好了,明天就出院回別墅住。”

    楚洛寒再也吃不下,“我不會回去,梟爺要我不過是逢場作戲,有任何需要我都會配合,不必住在一起,你看我不順眼,也別給自己找不痛快了。”

    單調的手機鈴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也堵住了梟爺即將出口的憤怒。

    這是龍家老宅打來的電話,不能不接。

    “梟兒,你到底怎么回事!”

    袁淑芬的怒喝,隔著聽筒楚洛寒都能聽到。

    “丟下菲菲這個孕婦不管跑去收購什么康氏!你到底有沒有把我的話放在心上!”

    “我跟你說的很明白,你現在不著急事業,先把菲菲照顧好!”

    “還有,楚洛寒那個女人,你打算什么時候踢出龍家?!我不能等,菲菲的肚子不能等,咱們龍家的長孫更不能等!”

    踢走楚洛寒她不能等她們都不能等?

    呵——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