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命都給你了,從了吧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老、老婆?”

    一個年輕的急診室醫生被陸雙雙這彪悍的勁兒嚇到了,沒反應過來的她剛才說的什么意思。

    簡直氣死了陸雙雙。

    “你說楚醫生吧?”

    “廢話!除了她還能是誰?她怎么樣了?好了嗎?”

    另外一個醫生看陸雙雙這張臉,默默的吞了吞口水,醫生普遍有潔癖,陸雙雙這造型這臉色實在是很影響視覺。

    “楚醫生身上的毒還沒解除,不過”

    “還沒解毒?臥槽!你們這些庸醫都是混吃混喝的吧!這都幾個小時了你居然告訴我她身上的毒還沒解?”

    醫生被她劈頭蓋臉一陣罵,直接被罵暈菜了,“小姐,我們已經盡力了,但是這種毒的藥性很強,所以”

    “你大爺的,你不是要告訴我我老婆她不行了吧?!”

    陸雙雙纖瘦的小身板兒死死抓著兩個男醫生的衣服,下一秒就能抄家伙開打。

    兩個醫生面面相覷,簡直被雷死了,“小姐,我們不是那個意思,你好歹讓我們把話說完吧?剛才是我們副院長親自做的搶救,你放心,副院長比你關心楚醫生,楚醫生身上的毒藥正在解,但是需要時間,懂了嗎?”

    陸雙雙手終于松開了醫生的衣服,她剛才力氣實在太大,醫生身上的白大褂已經被她扯掉了扣子,這會兒正歪歪斜斜的掛在他們身上。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要是有什么萬一,我炸了你們醫院!”

    “”

    兩個醫生見狀,趕緊跑了。

    一個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小女人,爆發力也太彪悍了,剛才那樣子簡直就是個金剛芭比。

    一會兒,楚洛寒被人從里面推出來,唐靳言寸步不離的跟在旁邊,猩紅的眼睛一看就知道剛才哭了。

    陸雙雙胡亂將臉上的淚水和黑水擦了擦,仰頭,看到了唐靳言,一夜折騰后,他臉上是難以掩飾的疲憊,頭發也亂糟糟的頂在腦袋上,但是即便如此也沒有影響一點點他器宇不凡的外形,還有他儒雅好看的臉龐。

    陸雙雙看著看著,一時沒忍住,“臥槽唐靳言,你就是唐靳言?”

    唐靳言心全撲在楚洛寒心上,顧不上跟她交流,簡單的應了一聲,算是回答。

    陸雙雙吞了好幾口口水,“你喜歡洛洛,是吧?”

    唐靳言被問的臉一下熱了,這才看陸雙雙,“不可以嗎?”

    陸雙雙樂的簡直忘記了楚洛寒現在還在生死一線,“可以可以!太可以了!唐唐醫生辛苦,辛苦了辛苦了。”

    這表情和語氣,變化是不是太快?

    陸雙雙陪著楚洛寒去觀察室,一路上都在偷偷看唐靳言,只是聽楚洛寒提到過唐靳言這個人,她心里以為副院長什么的都是中年大叔,還腹誹一個大叔居然喜歡個二十多歲的女醫生,簡直變態。

    可是現在才知道,原來這位唐靳言竟然這么年輕,這么有魅力,這么帥!

    洛洛啊,你是不是傻?放著這個優質的好男人死忠犬不要,留戀個冷血無情還花心薄情的龍梟干什么!

    雖然龍梟是那個百分之一

    槽!

    進了病房,唐靳言依然守在楚洛寒的身邊,陸雙雙這個神經大條的可以開火車的女人都看得出來,唐靳言看楚洛寒的眼神,那可是海一樣的深情,海綿一樣的溫柔。

    礙于禮數,唐靳言無法去握楚洛寒的手,但他的目光已經將楚洛寒緊緊的包圍環繞擁抱起來。

    床上慘白的小女人只剩下呼吸聲,陸雙雙輕輕擦拭她的臉,一個勁兒指責,“笨蛋,你就是個笨蛋。”

    唐靳言不解她的意思,但他不愿意聽到楚洛寒被指責,“你為什么說她是笨蛋?”

    陸雙雙正低頭看楚洛寒,嘴角兒一笑,上道了。

    放下手中的毛巾,陸雙雙一本正經的看唐靳言,擦,這么一看,簡直更帥了,大概是覺得穿睡衣實在不合適,唐靳言剛才套上了護士送來的白大褂,里面的衣服看不到,只要不看腳的話真是儒雅干凈的不像話。

    “我說,洛洛就是個笨蛋,她的事,你知道嗎?我是指”

    “已婚的事?”

    他回答的很自然,那意思似乎是說,咱們是自己人。

    陸雙雙瞪大眼睛,“擦額,不好意思,我說,你知道她已經結婚了?那你知不知道她老公是誰?”

    唐靳言點頭。

    陸雙雙咬咬牙,也不再矜持了,本來她也沒什么矜持可言,“唐醫生,既然你都知道,我也不隱瞞了,我和洛洛認識很多年了,她的生活真的太特么不容易了。”

    想想她的家庭出身,她的父母,繼母和繼妹,想想她三年的婚姻,陸雙雙眼淚又掉下來。

    吸了吸鼻子,陸雙雙道,“總之,洛洛她真的很不容易,她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她和那個混蛋的婚姻,簡直就是一個囚牢,活生生把我的女神折磨成了小女傭,所以我可不可以拜托你,既然喜歡她,請一定要一直喜歡她。”

    “洛洛她這人腦子很聰明,但遇到感情的事就拗不過來,所以你要多點耐心,我看的出來你很在乎她,如果可以的話,救救她吧,帶她從那個漩渦里出來,好嗎?”

    陸雙雙像是家長托付孩子般,誠懇真切又焦急的拜托了一大通,她真心希望楚洛寒可以過得幸福,離開龍梟,她才能幸福。

    唐靳言很耐心的聽完了她的話,然后篤定的點頭,“你放心吧,我會的。”

    陸雙雙擦掉一臉的淚,“真的?那我祝你們一定幸福!”

    唐靳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像個大男孩似的紅了耳朵,“謝謝。”

    低頭看楚洛寒,唐靳言心情更為復雜,如陸雙雙所說,楚洛寒的人生,恐怕不止和龍梟的婚姻這一件悲劇吧?

    沒關系,他無法參與她兵荒馬亂的過去,那就全力以赴給她一個春暖花開的未來。

    “陸小姐,你先去洗洗臉吧,這里我陪著就好。”

    陸雙雙緊張又激動,連聲道,“好、好,那我就去了。”

    一步三回頭的走進洗手間,陸雙雙一抬頭看到鏡子里的自己特么的!她剛才就是頂著這張慘不忍睹的臉把好姐妹給托付出去了?

    這娘家人實在是丟臉丟到外祖父家了。

    唐靳言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拿起陸雙雙剛才放下的毛巾,輕輕的擦拭楚洛寒的額頭,“你放心,我不會放棄你,你拒絕也好,逃避也好,我認定了你,就不放棄。”

    天,一點點擦亮,唐靳言一夜沒有合眼,陪伴在楚洛寒身邊的每一分鐘,他心里眼里都只有她一個人。

    陸雙雙后來撐不住趴在沙發上睡著了,唐靳言看看沙發上的身影,莫可奈何的笑了笑。

    楚洛寒或許也是幸運的,有一個這樣的好朋友。

    昏迷了大半夜的楚洛寒終于悠悠轉醒,她睜開眼睛,第一時間看到的是唐靳言焦急又喜悅的臉,他含笑看著她,給他帶來了一整個夏季的陽光。

    “你醒了。”

    溫柔的聲音,仿若昨晚的一切都不曾發生。

    “副院長?你怎么在這里?我怎么在這里?”

    唐靳言笑了笑,“你的好姐妹把你送來的,昨晚你中了毒,不過現在已經好了。”

    “雙雙呢?她怎么樣了?”

    楚洛寒掙扎著要起來,被唐靳言按在了床上,“她沒事,還在睡覺。”

    說著,他指了指沙發上蜷縮的身影,楚洛寒松了口氣,同時也笑了,“嚇死我了。”

    “你才是,嚇死我們了。”

    他溫柔的笑,極盡柔情和安撫。

    “你不會是守著我一整夜吧?”看他的樣子,好像一夜沒睡。

    唐靳言單手插在口袋里,檢查了輸液管,“這不重要,你醒了就好,毒素還要繼續清除,住院手續已經辦好了,你好好休息。”

    她有些歉疚的點頭,之前她三番兩次的拒絕他、冷漠甚至蠻橫,他竟然溫柔至此她實在不知道怎么面對。

    “謝謝你,副院長。”

    “你洗了胃,還不能吃飯,藥水里有營養液,實在餓的話,再給你注射點葡萄糖。有任何不舒服都要告訴我,知道嗎?”

    楚洛寒難得沒有擺出女王的架勢,點點頭應了下來,“好。”

    唐靳言離開后,陸雙雙醒了,其實兩人對話的時候她已經醒了。

    兩個悶葫蘆!明明都有感覺的,還矜持個毛。

    “親愛的,你醒了啊。你可把人家唐醫生給嚇死了。”

    楚洛寒虛弱的笑了笑,“我看你嚇得更厲害。”

    “可不嘛!我都準備好殉情了,不過現在好了,你醒了,我小命也保住了。”

    楚洛寒撇撇嘴,“胡說八道!”

    陸雙雙趴在床邊,很嚴肅很認真的道,“洛洛,如果這個唐醫生跟你告白,或者跟你求婚,你就答應吧,我覺得,你這輩子都不會再遇到能這么對你的男人了。”

    “嗯?”

    陸雙雙事無巨細的將昨晚如何打電話,如何求助,唐靳言如何穿著拖鞋一路狂奔、急診室如何拼命、如何在病房守了一整夜給她講了一遍。

    “你自己說,但凡你有點良心,是不是不該辜負他的深情?女人一輩子,最主要是嫁給一個寵愛自己保護自己的男人,龍梟雖然是萬人迷,是富豪,可他給了你什么?人家唐靳言可是把命都要給你了。”

    把命都要給你了

    如此沉甸甸的話,在楚洛寒的心里激起了千層巨浪。

    是否,真的是因為她全部的心都在龍梟身上,身邊的好男人她都忽略了?

    胸腔里那個拳頭大的東西,在想到龍梟時,又是一陣劇痛。

    龍梟

    她該如何是好?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