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夢里呼喊他名字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莫如菲一把抓住楚洛寒的手,一把將一個水晶制品塞進她手里,然后“啪!”水晶制品摔碎在地上!

    莫如菲嗚嗚大哭,走到樓梯口就開始哭訴,“梟哥,你終于回來了,楚洛寒她我剛進門她就欺負我,嗚嗚梟哥”

    意料之中,莫如菲將打碎水晶飾品的事全部推到了楚洛寒的身上,并且一味地強調說是楚洛寒要傷害她和孩子。

    這種陳詞濫調,楚洛寒連解釋都懶得。

    龍梟看著泫然欲泣莫如菲,擔心她肚子里的孩子,“好了,我讓人再給你買個新的。”

    楚洛寒詫異的用目光鎖定了龍梟,她以為,他至少會問問她,為什么突然出現在這里。

    但是他沒有。

    一個小三堂而皇之的出現在原配在的家里,若被外人知道,她臉面何存?

    “這不是東西的問題,是楚洛寒她根本就是容不下我,更容不下孩子,梟哥,伯母讓我來這里和你一起生活,是希望孩子的胎教有父親陪伴,可是我沒想到她居然也在這里。”

    不知道么?

    梟爺想到昨晚的電話。

    莫如菲在撒謊,而楚洛寒沒有解釋。

    楚洛寒忍住了心中的酸楚和委屈,笑道,“莫小姐,這里是我的家,我不在這里,應該在哪里?”

    “得意什么?!別以為你的名字在梟哥的結婚證上就真是龍家的少奶奶了,現在還沒人承認你呢。”

    龍梟微微皺眉,“如菲,住嘴。”

    這算是一種維護嗎?

    “你也別說了。”他說完莫如菲,又對她補了一句。

    原來,如此呢。

    一番吵鬧后,楚洛寒主動要求去樓下的客房,她并不稀罕和莫如菲爭龍梟,相反,以她對龍梟的了解,越是吵鬧他越心煩。

    干脆,她反其道而行。

    “養胎要緊,龍梟,你好好照顧她。”

    她大大方方的退出了臥房,回到書房繼續用一只手敲鍵盤,離婚是遲早的事,她還費力挽救什么?

    可,為什么心里那么痛?看到莫如菲伏在他懷里,她痛的無法呼吸。

    一忙就是好幾個小時,中間她被傭人喊了吃晚飯,她以忙為由,簡單吃了幾口就作罷了,當然,她更是不愿意看到餐桌上,莫如菲給龍梟夾菜,喂飯那種矯情勁兒。

    更可氣的是,龍梟居然沒有拒絕。

    晚上將近十點,楚洛寒揉揉發酸的脖子,茶杯空了,她起身去被自己倒水,剛走出書房,聽到主臥傳來莫如菲的笑聲。

    “梟哥,你真壞呵呵呵”

    “寶寶還小呢?哪兒能摸得著啊?”

    “哎呀,好癢,好癢哈哈,癢,梟哥”

    這一陣一陣故意放大的親昵笑聲,幾乎可以想到畫面,多么恩愛的畫面,一對等待著孩子出生的父母享受著與子宮內的生命交流的歡樂。

    楚洛寒覺得眼睛酸澀的難受,淚水幾乎要流出來,仰頭,眼淚沒來得及收住,順著腮邊滴下來,她倉促的擦掉,倒了水,將書房的門關上。

    可是即便關了門,耳邊依然是莫如菲的笑聲,楚洛寒死死握著水杯,眼淚啪嗒啪嗒掉在鍵盤上。

    心痛的逃都無處可逃。

    她打開窗戶的一道縫隙,夜風吹動窗紗灌進來,吹在身上有點涼,腦袋更清醒了。漆黑如墨的夜,空曠的那樣寂寥。

    楚洛寒查資料查到十一點多,實在太困,趴在電腦前就睡著了。

    龍梟走出臥室的門,二樓的書房燈光還亮著。

    這么晚了,她還在里面?

    龍梟走到門前,遲疑了一下,推開門,臺燈下,楚洛寒趴在桌子上壓住自己的一條手臂睡得很熟。

    男人走到她身后,女人沒有任何的反應,電腦屏幕還亮著,上面是她寫的論文,龍梟皺皺眉,蠢女人,留在他身邊做一個養尊處優的闊太太不好嗎?

    偏偏這么好強。

    長指替她按了保存,關上了電腦。

    梟爺輕輕抱起楚洛寒,纖瘦的女人抱在懷里也沒什么分量,一步一步走下臺階,梟爺將楚洛寒抱著去一樓的臥房。

    楚洛寒窩在他懷里,嘴巴嘟奴了一句什么,梟爺沒聽清。

    過了一會兒,她又嘟奴了一句,“龍梟”

    梟爺的腳步猛地剎住了,他觸電般停在客廳,仔細去聽她的聲音,這個女人夢中居然在喊他的名字!

    “龍梟你真的很討厭”

    她含混不清的嬌嗔了一句,大概是夢囈的緣故,楚洛寒聲音溫軟,和平時截然不同,軟軟的,暖暖的。

    龍梟俯視她,睡夢中恬靜的小臉,很安然,但說出來的話,很讓人生氣!好不容易聽到她喊他,居然還是說他討厭。

    梟爺一抹喜悅剛成型又沒了,將她放在床上,梟爺要將手拿來,她一把拉住了他的手,“龍梟,你那么討厭我喜歡的是什么龍梟我其實很早就認識你了”

    說完,她手一松,翻了個身繼續睡了。

    龍梟耐心的等著她的下文,但楚洛寒已經睡著了,嘴巴抿了抿,睡相有點孩子氣。

    梟爺單手撐著床沿,看她熟睡的樣子,將上半身壓低,再壓低,唇瓣險些貼上她的唇,“楚洛寒,我也想問自己,你對我做了那樣的事,我喜歡的又是你的什么?”

    關了燈,梟爺離開。

    但二樓的臥房,他也不想回。

    梟爺直接去了書房,今晚,他心情很復雜。

    翌日,楚洛寒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居然躺在床上,撓撓頭,怎么下來的?夢游了?傭人把她抬下來的?

    陳媽笑盈盈的過來伺候她洗漱,“少奶奶,昨晚上你在書房睡著了,是大少爺把你抱下來的,大少爺抱你的時候,可小心呢。”

    楚洛寒:“真的是他?”

    陳媽點頭,“可不是嘛?還讓我輕輕地別驚醒了你。”

    驀然,她心里暖暖的,如果是龍梟,她會很開心。

    而莫如菲醒來,龍梟并不在她身邊,旁邊的枕頭還是昨天的樣子,“他昨晚沒在這里睡?被楚洛寒叫走了?”

    死賤人!

    吃過早餐,龍梟要去上班,莫如菲忙繞過楚洛寒走到他身板,甜美溫柔道,“梟哥,路上小心,我和寶寶等你回來。”

    “嗯。”很淡的回應,倒也不冷漠。

    她換了鞋子,一低頭眼淚差點奪眶而出,起身,依然不動聲色的看他們秀恩愛。

    莫如菲去客廳由傭人伺候著吃水果,楚洛寒抓起包包跟了上去。

    龍梟回頭看她,“我去上班,你跟過來干什么?”

    楚洛寒笑了笑,“搭順風車,我手不能開車,一會兒能讓楊森把我放在路口就行,我打車去醫院。”

    龍梟劍眉微擰,“你要去上班?就現在這樣?”

    “不是上班,是論文,初稿寫好了,但是得修改,找人審查。”

    她不能告訴龍梟幫她審查的人是唐靳言。

    梟爺沒再說話,由著她跟在自己身后,上了車。

    楊森回頭微微笑著問,“老板,咱們”

    “先去醫院。”

    “是!”

    “不用不用,你把我放在路口就好,醫院和公司不在一個方向。”

    她不想太麻煩他,也不想耽誤他的時間,首富啊,時間很寶貴,而且他工作太辛苦了。

    “坐好,別廢話。”

    車內的氣氛有點怪異,龍梟坐在她身邊,并沒有明顯的情緒,楚洛寒緊了緊包包帶子,“昨天晚上,謝謝你。”

    “什么論文?”

    “”答非所問。

    楚洛寒去看他,他側顏逆著光,說不出的好看,“評職稱的,在優盤里,不然可以給你看。”

    “怎么不打印出來?”

    依然是平淡如常的語氣,好像兩人真如普通的夫妻般,這種不真實的猜想,暖暖的,又遠遠的。

    “我嘗試過,但梟爺的打印機太高端,沒成功。”她聳聳肩,至于是怎么搗鼓了半天還是沒操作成功,就不用詳細說了。

    到了醫院,楚洛寒先去了心內科,趙綿綿和季思雨看她回來忙上去,“大功臣,你可算出現了!現在你都成醫院名人了!為了救人被刀砍傷,還有直升機”

    “季醫生”

    趙綿綿一聲提醒,制止了她。

    隱約,覺得有事。

    楚洛寒一回頭,桌子上怎么多了盆一葉蘭?

    “這個?誰送的?”

    “噢!不知道啊,突然就出現了,也許是某個暗戀者哦。”

    蘭草?

    莫非是唐靳言?

    楚洛寒去找唐靳言看論文,唐靳言剛好在。

    “副院長,我來找你看看初稿,有幾個地方,估計需要你當場幫我修改。”

    看到楚洛寒出現,唐靳言溫文爾雅的笑道,“一進門就直入正題,倒是很符合你的風格。”

    楚洛寒笑了笑,“學術和工作,嚴肅一點好。”

    唐靳言接過優盤,直接打印了出來,然后一頁一頁的翻,看了一遍才拿起筆,骨節分明的外科醫生的手,很干凈修長,“這里,舉例力道不夠,你可以用美國上個月剛發生的事這里”

    他從頭到尾指導了一遍,思路一下清晰了。

    她如醍醐灌頂,“對,就是這里,我一直沒搞明白,不愧是專家,副院長厲害。”

    唐靳言把論文整理好,交給她,“我會按照這個給你修改好,給你發郵箱,你手不方便,別打字了。”

    她心頭一動,下意識想和她保持距離,“那就麻煩你了。”

    “怎么了?臉色這么差?出了什么事?是不是他為難你了?”

    楚洛寒矢口否認,“沒有,工作狂長時間不工作手癢而已。”

    “不要在我面前掩飾,我說過,你可以跟我說任何事,告訴我,怎么了?”

    他的循循善誘,讓她心中的防護墻轟然倒塌,“家里來了位客人,身份有些特殊,局面有點尷尬。”

    唐靳言蹙眉,“莫如菲?”

    果真,又被他看穿了。

    楚洛寒有些自嘲的笑了,“很諷刺是不是?我也這么覺得。”

    唐靳言心疼她的逞強,在他面前何必如此?

    “你想怎么辦?趕走她?還是自己離開呢?”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