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陽光下,一室溫存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翌日,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打亮了一室的溫存。

    楚洛寒醒了。

    和往常一樣,她醒來習慣伸胳膊動動腰肢,但是今天,她剛剛想舉起手臂,發現動不了。

    眼睛一點一點撕開縫隙,迎接她的是龍梟遺世獨立的絕佳容顏,楚洛寒忙低頭,睡衣還在身上,但是她整個人被結結實實抱在他懷里,這怎么解釋?

    默默的抹了抹額頭,楚洛寒明白了,她昨晚上一定是施展了自己狂野派的睡姿,以前她和陸雙雙去旅行,兩人睡一張床,半夜陸雙雙直接被她踢到床底下去了。

    大概腦補了一下昨晚可能發生的事,楚洛寒咬著下唇,自言自語罵了一句妹的!

    可一抬頭,晨光中,倦倦的陷入了龍梟的睡顏,男人薄唇微抿,闔起的眼眸鋪展開濃密的睫毛,大概是睡眠中比較放松,就連平時總是冰冷的臉也有了些溫度。

    第一次,她這么看著自己的丈夫,陌生又遙遠的丈夫。

    她眉間心上都是他。

    “龍梟”

    她輕喚了一聲,他沒有反應,睡得很熟很沉。

    她俏皮的用手指伸到他鼻子下面試探他的呼吸,一下一下溫熱的氣體撲在她的指頭上,很舒服。

    沉溺過后,回歸現實,楚洛寒小心翼翼從他的懷里掙開,抽出雙腿,掀起被子走下床。

    走出臥室門,阿玲和阿春正在擦拭客廳的家具,兩個女孩不知道在嘀嘀咕咕說什么,說著還抿嘴笑。

    陳媽看到楚洛寒醒了,忙客氣道,“早上好,少奶奶,您起的好早。”

    楚洛寒點點頭,淡然道,“早。”

    阿玲和阿春也齊齊問候,客廳內因為楚洛寒的出現一下子安靜了,兩個小傭人只是沉默的干活。

    楚洛寒下樓,“報紙到了嗎?”

    “到了,已經放在客廳桌子上了,少爺習慣飯前看報紙。”陳媽道。

    楚洛寒徑直走過去,將幾份報紙全部打開,她要了解楚氏的近況,但愿沒有任何變動。

    很好,并沒有楚氏的消息,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但手指一頓,她視線在一面大板塊的頭條新聞上停了下來,黑色的大標題赫然寫著,“mbk國際集團拔得中國創新企業頭籌,龍庭先生獲得了特別接見。”

    往下,白紙黑字清楚明白的寫著,“mbk國際執行總裁晉級中國大陸財富排行榜榜首,成為最年輕的首富。”

    后面的一串數字是龍梟當今的身價。

    楚洛寒數了數一大串零,嘴角拉直撇了撇,“不愧是資深資本家,斂財有道,居然搜刮成了首富。”

    這下,又不知道某人要傲嬌成什么樣了,也不知道會有多少女人撲過來獻身。

    心里,有些不安,他越是優秀越是出色,就意味著兩人之間的距離越遠,她怕自己沒膽子再和他并肩。

    丟下報紙,楚洛寒倒了一杯涼開水,想到龍澤被訓的事,隨口道,“陳媽,老宅那邊,最近怎么樣?”

    陳媽照實稟告,“老爺和夫人都挺好的,少奶奶掛心了。”

    楚洛寒端著杯子,喝了一口水,“二少爺呢?”

    陳媽聽到二少爺,遲疑了一會兒,沒說話。

    “怎么了?什么事不方便說的?”

    陳媽對阿玲和阿春道,“去廚房看看燉的湯怎么樣了,把菜理一理,洗干凈。”

    打發走了兩人,陳媽才道,“二少爺,挨打了,傷的好像還挺重,老爺不許他出門,只是讓趙醫生過來看,我去伺候二少爺,見他衣服上沾了血不知道犯了什么錯,惹怒了老爺。”

    楚洛寒手指間的玻璃杯被她狠狠的一攥,龍庭下手這么狠,連自己親生孩子就這么狠心?

    “二少爺什么都沒說嗎?”

    這兩天也很消停,居然沒再騷擾她,想必在龍家被監禁起來了,想想,龍二少爺還挺可憐的。

    陳媽搖頭,“沒說,我們也不敢問。”

    楚洛寒看她眼神閃躲,猜到她一定知道寫什么,但礙于身份不能揭主人的短罷了。

    “嗯,沒事了,去忙吧。”

    吃過早餐,龍梟去上班,楚洛寒準備好好把論文寫出來,時間不多了,轉眼就要到月底。

    上午看了會兒書,打開電腦準備開題,手機響了。

    隨手拿起來夾在肩膀上,敲打鍵盤道,“喂?”

    那頭,沒聲音,她又問了句,“誰?”

    還是沒聲音,“說話,不說話我掛了。”

    依然沒有回應。

    楚洛寒拿開手機,顯示的是網絡電話,一大串毫無規律的數字,打錯的吧!

    過了一會兒,唐靳言的電話打來了。

    “楚醫生,胳膊好點了嗎?”

    楚洛寒聽到他溫潤的聲音,心一松,“好多了,多謝副院長關心。”

    “應該的,你是因為醫院的事負了傷,作為領導,不慰問似乎不合適吧?”

    唐靳言坐在辦公桌前,看著手邊的那盆一葉蘭,這是高穎姿送來的,可是唐靳言第一感覺是,楚洛寒更適合擁有一盆。

    “副院長工作忙,小事就不用操心了,我過幾天就可以回醫院,好在是左手,而且不用做手術,不耽誤工作。”

    楚洛寒準備掛電話好好寫論文,唐靳言突然道,“你喜歡什么植物?蘭草喜歡嗎?一葉蘭,我覺得很適合你。”

    這話題跳的是不是太遠?

    “我?都可以吧,對植物沒研究,也沒什么概念。”楚洛寒嘩啦啦翻書,要借鑒一個病例。

    “好,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等你來醫院上班。”

    楚洛寒有些莫名,掛了電話繼續敲鍵盤,并沒多想。

    唐靳言擱下手機,呼吸內科的副主任正好進來,“副院長,這是您要的資料。”

    “放下吧,我一會兒看。”

    “好的。”

    副主任匯報完工作準備走,唐靳言抬頭道,“醫院附近有沒有花鳥市場?”

    “有啊,步行十幾分鐘就到,出了大門右轉,您有事啊?”

    唐靳言儒雅的笑了笑,“有點小事。你先去忙吧。”

    怡景別苑。

    “少奶奶,莫小姐來了莫小姐,少奶奶在二樓書房呢,您”

    “我自己知道怎么走!”

    才敢聽到對話,書房的門已經被莫如菲一把推開了,莫如菲一身時裝站在門口,嘴角間的笑,恣意張狂。

    “楚洛寒,你還真有點本事,居然又滾回來了。”

    莫如菲主人般靠在門框上,好像正室在質問小三。

    楚洛寒在敲字,“莫如菲,你的梟哥不在家,你想找他,來的不是時候。”

    她被論文攪和的頭昏,不想跟莫如菲爭吵。

    莫如菲走到她身邊,“喲,楚洛寒,胳膊廢了?當醫生的人要是沒了胳膊,以后也是個廢人,你現在跑回龍家,是想讓梟哥養著你吧!”

    “我沒時間陪你廢話,給我出去。”楚洛寒一只手不能用,敲鍵盤吃力進度也慢,半天才寫了一千字。

    “你裝什么正經!楚洛寒,你骨子里就是賤!賤人!”

    莫如菲刷拉拿起鍵盤,狠狠按住delete鍵不放手,一會兒就把滿屏幕的字刪完了!

    她辛辛苦苦打出來的論文,一個字不剩!

    “莫如菲你發什么神經?我和龍梟還沒離婚,這里是我和他的家,輪不到你在這里撒野,給我出去!”

    莫如菲環臂,“出去?你等著看,到底咱們倆誰出去吧。”

    此時,陳媽走過來,低聲道,“少奶奶,莫小姐的東西,放哪兒?”

    楚洛寒出門,看到客廳十幾個大箱小箱,“這是什么?”

    莫如菲一步一步搖曳的下樓梯,“這是我的東西,從今天開始,我要搬來別墅住,呵呵,似乎也沒必要跟你說,我呢,是經過伯母親口同意的。龍家的孩子,可在我肚子里呢。”

    楚洛寒手指壓著扶手,“隨便。”

    袁淑芬是真的希望她快點滾出龍家了,不然不會同意這么荒謬的事,楚洛寒心里一涼,苦笑。

    莫如菲帶來了三個傭人,進門就要求讓他們把東西搬到二樓的主臥去,陳媽上前阻止,“莫小姐,主臥是少爺和少奶奶的房間,您住客房”

    “這里沒你說話的份!客房?你讓龍家未來的長孫住客房?我看你是活膩了,給我滾!”

    陳媽給莫如菲呵斥著離開,阿玲和阿春也不敢說話了。

    楚洛寒看著這出鬧劇,“陳媽,讓她搬過去,你們去忙吧。”

    她厭倦的回到書房,試圖修復被刪除的論文,才發現她刪除完居然將文檔直接也刪了,莫如菲你欺人太甚!

    “你們輕點,這都是意大利空運來的東西。”

    “照片,掛在這里。”

    “這都是什么東西,丟出去。”

    楚洛寒聽到莫如菲不斷發號施令,走到臥房門口,赫然看到莫如菲的照片掛在墻壁上,妖嬈嫵媚,性感勾人。

    莫如菲很漂亮,這張臉,足夠有資本。

    楚洛寒的東西被傭人全部一股腦塞進了一個紙箱內,護膚品,首飾,衣柜里的幾件衣服也全部被皺巴巴的塞在里面,這是掃地出門的節奏。

    “楚洛寒,就你這點鈹銅爛鐵還霸著臥室,我都替你丟人,不過無所謂,以后這里再也不會出現這種窮酸的鬼東西了!還有你,也要從這里乖乖滾出去!”

    呵!

    “少爺,您回來了,莫小姐今天”

    龍梟回來了?

    楚洛寒和莫如菲的表情均是一變,莫如菲纖細的手指戳了戳她的腦門,鑲嵌著水晶的長指甲戳在額頭上尖銳的有些疼。

    “楚洛寒,我們孩子的父親回來了,這里,你永遠也別想在進來。”

    龍梟仰頭看到螺旋扶梯盡頭,樓梯口堆放著什么東西,微微蹙眉,抬起腳,一級一級登上臺階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