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她男人,開著飛機來的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他的臉,逆著光,干凈的臉上汗水一滴一滴墜落,楚洛寒別開眼不再去看,“不愧是副院長,處理傷口的速度真快,有個骨折的病人,麻煩你給看看吧,剛才骨科大夫說要手術。”

    唐靳言給楚洛寒輸了液,消炎止痛促進傷口愈合,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蓋在她身上,她的白大褂已經不能再穿,里面的白襯衣也被血水染了一層。

    安撫好她,轉身看著七個醫生,個個耷拉腦袋,沒人敢大聲喘氣。

    唐靳言眼中的火光嗖嗖射在他們身上,他想一把掐死他們,好在楚洛寒現在沒事,要是她出了意外,唐靳言不敢保證他會干什么。

    “你們幾個,做好實習延期的準備。”

    幾人不敢說話,只點頭。

    腿上有傷的女孩被扶著坐好,唐靳言帶上手套,摸了摸她的腿,“怎么摔傷的?”

    女孩怔怔的望著唐靳言的側顏,這輩子第一次看到長的這么好看的男人,女孩看呆了。

    唐靳言蹙眉,順手拿起一個口罩戴上,“我問你,怎么摔傷的?受傷的時候有沒有碰撞到什么東西?”

    看到唐靳言戴口罩的動作,躺在擔架上的楚洛寒沒忍住,笑了。

    女孩終于回過神來,“上山的時候滾了下來,好像碰到了石頭。”

    唐靳言回頭看著剛才說必須做手術的年輕醫生,他氣結時消失的耐心回籠,語氣依然冰涼,“看著,以后遇到這種情況怎么處理。”

    兩個醫生扶著女孩的手臂讓她保持平衡,唐靳言半蹲在地上,雙手拖住她的腿,“你應該感謝自己這一年多沒長個兒。”

    女孩不解,旁人的醫生聽懂了但是不敢說話。

    楚洛寒聽懂了,知道他有了辦法,心慢慢放了下來,她側頭看唐靳言,他每次治病救人的認真樣子,總是那么迷人。

    突然的,她有點擔心,要是看多了唐靳言救人,她會不會被迷倒?

    “啊!!!”

    女孩突然一聲震天動地的尖叫,扶著他的兩個男醫生被她巨大的本能掙扎產生的力量狠狠的甩了出去。

    唐靳言扶著她的腿,“想重新走路,現在忍著,別動。”

    女孩痛的咬牙切齒,“你長這么帥,下手怎么這么狠!”

    唐靳言拿夾板,“不狠怎么幫你接骨?現在骨頭已經復位,接下來的兩個月盡量不要再讓這條腿承重,還有,里面的淤血要慢慢清除,以后每天兩次熱敷。”

    說完,唐靳言將病人交給了小醫生,“幫她打夾板。”

    唐靳言處理完女病人,后面排隊的村民紛紛仰視,“大夫,你給我們看病吧?”

    唐靳言看看楚洛寒,他是為了她來的,“這里有七位大夫,會好好替大家做檢查。”

    說完,他走到楚洛寒的身邊,她臉上有些泛紅,這不是正常的顏色,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又摸了摸自己的,“怎么這么燙?”

    “有嗎?我怎么沒覺得?”

    唐靳言一時啞然,“你發燒了不知道嗎?”

    楚洛寒伸出沒受傷的手,摸了摸,“還真有點,沒事,我自己都沒察覺。”

    唐靳言真是被楚洛寒的犟脾氣氣到沒脾氣,他拿出聽診器聽了聽楚洛寒的呼吸,眉頭緊蹙,“你感冒了,伴有呼吸道負重增加,你是醫生,不會不知道。”

    唔?

    這也難怪,她在游泳池泡了那么久,又睡了一夜沙發,還沒顧上給自己開藥,就被發配到大山區了。

    “都是小問題,比起我的手臂不值一提。”楚洛寒給了唐靳言一個氣死人不償命的笑容。

    那笑容,足夠客氣,足夠禮貌。

    足夠讓唐靳言生氣。

    “別這么對我笑,楚醫生。我知道你拒絕了我,所以不必再強調。”唐靳言提來一個藥箱,從里面取出退燒藥,注入了輸液管里面。

    楚洛寒:“額。”

    被看出來了。

    唐靳言收拾藥箱,狀似不經意的問,“他知道嗎?”

    楚洛寒側目,看向他低垂的眼,這么一看才發現,唐靳言的睫毛很長,很密實,不得不承認,他長得很好看,不是龍梟那種張揚凌厲的好看,而是內斂溫柔沒有棱角的好看。

    “他?我丈夫?大概不知道吧。”

    他們兩人的關系,還沒近到出差互相報備的份兒上,盡管好像還真有一次,龍梟提前跟她說過出差,可那是因為兩人住在一起。

    她去哪兒,干什么,和誰一起,似乎和龍梟都沒什么聯系,她影響不到他。

    他也不關心吧?

    唐靳言合上醫藥箱,眉宇突然有了一些舒展的弧度,他低頭看臉色慢慢在恢復的楚洛寒,“看來,我還有不小的勝算。”

    他把這話說的如此自然又溫暖,雖親昵有余,卻毫不顯輕挑隨意,尤其是那雙真摯深情的眼眸,看著她的時候,仿若全世界只剩下了她。

    楚洛寒不適的移開了視線,“副院長,關于這個話題,我想咱們沒有必要再重復了,謝謝你對我這么好,也謝謝正巧過來救了我,但是,其他的事,我想咱們還是不要談了。”

    唐靳言并沒有因為她的再次拒絕而感到尷尬,他往上推了推輸液器的開關,讓藥水滴的更慢了一點。

    “你膽子小成這樣,連提都不愿意提,這么小心的怕傷到我,我還有什么可擔心的?好了,真的不說了,你好好躺著,我去看看別的病人。”

    這邊的病人處理的差不多了,長期的血液疾病無法根治,其他的病痛其實都不足以成為威脅,對他們來說,死都是隨時的事,還怕什么感冒發燒不成?

    楚洛寒掙扎著要坐起來,唐靳言忙上前扶住她,將她靠在自己的臂彎里,在她掙脫之前道,“你現在只是我的病人,醫者無男女,所以我的肩膀你就當成一面人肉墻靠就行。”

    楚洛寒抿了抿唇,她發燒蒸的厲害,這會兒覺得口渴,“那我的主治醫生是不是也負責給端茶倒水?”

    唐靳言點頭,“當然,還可以負責喂你吃飯。”

    她囧了一下,“那就不必了,我想喝水。”

    “好。”

    唐靳言一手扶著她,一手用紙杯倒了白開水,白開水冒著熱氣,唐靳言湊近吹了吹,摸著不燙了,將紙杯遞到她唇邊,“喝吧,大難不死的一號病人。”

    楚洛寒覺得這樣的動作實在尷尬,可一手廢了,一手還在輸液,只好順從的低頭。

    而此時,天空一陣轟鳴聲傳來。

    “轟隆隆!轟隆隆!”

    被巨大的聲音吸引的眾人全部抬頭去看,之間一輛灰色的直升飛機徘徊在上空,似乎正在找地方降落。

    楚洛寒停下了動作,詫異道,“醫院派了直升機來支援嗎?”

    唐靳言仰頭看,仔細分辨后搖頭,“這不是醫院的直升機,醫院的飛機上有紅十字,這個沒有,也許是經過的。”

    “哦這種地方,居然還有直升機來?”

    就在所有人都在做出各種猜測的時候,灰色的直升飛機以穩定的速度開始降落。

    坐在副駕駛席上的龍梟,手中拿著望遠鏡,重眸瞇了瞇,一股強大的戾氣噴薄而出!

    楚洛寒果然死性不改!

    居然躺在男人的懷里!

    這個男人,還是中心醫院的唐靳言!

    駕駛員道,“梟爺,馬上準備降落,請您坐穩,注意安全。”

    梟爺噴火射箭的眸子死死盯著地面上柔弱的伏在唐靳言懷里的楚洛寒,壓根沒聽到駕駛員的提示。

    螺旋槳的轟鳴依然在持續,梟爺冷冷道,“靠近一點。”

    駕駛員觀測地形,有些為難,“我盡量。”

    “不是盡量,是必須!”

    直升機在距離他們不足二百米的一塊平地上角落,螺旋槳扇動的狂風席卷了周圍的一大片落葉。

    風向直接被逆轉了。

    所有人的視線發直,盯著龐然大物撐大了嘴巴,很多人,包括楚洛寒,都是第一次見到直升機,這不是常規的軍用直升機,而是民用型的,換句話說,可以稱之為小型私人飛機。

    “哇!飛機!飛機!”

    “飛機啊!好大的飛機!我見到飛機了!媽媽!飛機!”

    幾個小孩子看到這龐然大物,興奮的又蹦又跳,扯著大人的衣服要去近距離的看。

    直升機的鐵梯降下,一個穿著飛行服的男子踩著梯子一步一步走下來,頎長的身影遠遠的站在飛機旁邊,凜然的好似神祗天尊。

    不容侵犯的威嚴從他的身上嗖嗖噴涌!

    楚洛寒的瞳孔倏地放大了!

    “龍梟?!”

    戰神一樣的男人,居然就是龍梟!

    唐靳言也認出了是龍梟,眉宇再一次凝結。手,下意識的將楚洛寒更緊更密不透風的擁在了自己的懷里。

    遠在二百米外,男人腳下生風的朝楚洛寒直逼,他有力的雙腿好像戰馬的鐵騎,所到之處一片肅殺。

    楚洛寒癡癡看著逆光而來的龍梟,拳頭輕輕握了握。

    她甚至忘了自己還靠在唐靳言的懷里,兩只眼睛瞪的像銅鈴一樣大。

    腦袋里只剩下一個聲音,他怎么會來這里?他來這里干什么?他要對她做什么?

    須臾,威霆的男人長腿立在了她眼前,漆黑如墨的眼睛鎖住了她,看了幾秒鐘后,他厲聲冷呵,“放開她。”

    唐靳言眉頭狠狠皺了皺,“她受傷了,我是她的主治大夫,我必須對病人負責。”

    梟爺薄唇微微一翹,眸底騰起的殺意沖破了兩人間稀薄的空氣,“那是在我來之前,現在,放手。”

    唐靳言手指扣著楚洛寒的肩膀,擔憂的低聲道,“你怎么樣了?可以了嗎?”

    梟爺附身,看都不再看唐靳言,展開自己的手臂,冷冷道,“過來。”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