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你一個人,揪著多少心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病人不過三十五歲左右,因為感染艾滋病多年,如今骨瘦如柴,兩只黑眼珠深恨的嵌在眼窩里面,生命氣息還在,可是整個人好像挺尸一樣。

    這是她第一次近距離接觸艾滋病人。

    楚洛寒套上手套,扒開病人的眼瞼,然后聽病人的心跳,同行的醫生看著楚洛寒接觸她,嚇得連連往后退。

    “愣著干什么?醫藥箱拿來,病人呼吸微弱,心臟跳動緩慢,很可能是病情加重突然重度頭痛導致的昏闕,先給病人輸液,三百毫升齊多夫定。”

    小醫生哆哆嗦嗦,“我我不敢。”

    就連幾個男醫生也敬而遠之,本來是八個人的醫療小組,只有出落哈你一個人在切實治病救人。

    楚洛寒惱了,杏目瞪圓盯著七個人,“聽著,既然到這里來,就給我好好的干活!病毒傳播途徑只有三個,只要做好安全措施不會出事,如果今天不把所有病人檢查一遍,明天咱們繼續,你們自己選。”

    聽到說不定明天還要繼續,男醫生馬上清醒了,“好好,我馬上準備吊水。”

    楚洛寒在病人枯瘦的手背上找到血管,扎進針頭,液體緩緩的注入病人體內。

    小男孩恐慌的瞪大眼睛看著楚洛寒,“阿姨我媽媽會不會死?昨天隔壁的阿姨死了。我媽媽是不是也會死?”

    小男孩臉上身上都是泥點子,一雙手好像很多天沒洗干凈過了,出了汗的衣服北風吹干,繼續穿,汗臭味嗆鼻子,可他純真的眼睛干凈的讓人不敢有任何的偏見。

    楚洛寒附身,看著他的眼睛,“不會的,你媽媽等會兒就醒了,你爸爸呢?”

    小男孩耷拉下腦袋,他身上幾乎沒什么肉,只有一顆腦袋掛在纖細的脖子上,“我爸爸他去年就死了。我媽媽說,她也會死,我也會”

    他輕的像蚊子哼的聲音,聽到楚洛寒心里一陣酸楚,眼底淚光閃爍。

    “小朋友,不要怕,其實”

    小男孩仰起臉,哭喪著臟兮兮的臉,“阿姨,我知道,這病治不好。你不用騙我。”

    楚洛寒被堵的騙不下去了,話鋒一轉,“阿姨才不會騙你呢,一看你就是聰明的孩子,阿姨想說,我們每個人都會死,或早或晚,阿姨也會死,但是死以后,你和你爸爸會在另一個地方相遇,所以這沒什么好怕的。”

    小男人蹭了蹭鼻子,“真的?”

    “真的!阿姨不會騙你!”

    小男孩怯怯的道,“那咱們拉鉤。”

    楚洛寒怔了怔,白皙干凈的手指勾住他的小黑手,溫柔的笑著道,“拉鉤!”

    后面的幾個醫生面面相覷,低聲嘀咕,“楚醫生是不是瘋了?這孩子也有病。”

    “但是,你們不覺得剛才楚醫生溫柔的樣子,很漂亮嗎?“

    “都什么時候了還看美女?不要命!”

    一個男醫生主動替楚洛寒背藥箱,“真沒想到,傳說中的內科王牌大夫,是這樣的。”

    楚洛寒輕笑,“我該是什么樣的?”

    男醫生不自然的笑了笑,“總之和聽說的不一樣。”

    交代小男孩在這里守著媽媽,幾個醫生去了臨時搭建的坐診棚,他們還沒到,就看到外面排了長長的隊伍,這個村子居然有四五十個病人!

    年齡最大的不過四十多歲,年齡最小的還抱在懷里。

    八個醫生各司其職開始坐診。

    楚洛寒負責全面排查其中是否有人得心臟方便的疾病,所幸這些人雖然身體很弱,心臟并沒有嚴重的疾病,不然真的沒什么指望了。

    “楚醫生,這個女病人一年前摔斷了腿,一直沒有接骨治療,現在情況很不好,想重新讓骨頭愈合,必須手術。”

    手術,面對這樣一個群體,是對醫生的極大考驗,稍有不慎真的會

    兩個骨科的男醫生沉默了,楚洛寒也沉默了,“沒有別的辦法?體外矯正不行嗎?”

    男醫生搖頭,“不行,骨頭錯位嚴重,強行矯正會把骨頭折斷。”

    病人是個二十多歲的女孩,聽到醫生的話自己呵呵笑了,“我知道你們怕什么,手術會流血,怕被我傳染!怕被人傳染你們來這里干什么!滾!滾出去!”

    女病人瘸著一條腿,沖醫生大吼大叫。

    女醫生聽不下去了,站起來辯白,“自己生活不檢點得了病,我們好心好意過來給你們看病,居然還罵人!活該!”

    “死女人你說什么!有種你再說一遍!反正我活不長,呵呵,我倒想死之前拉個墊背的。”

    說著她就要被拽女醫生的胳膊,女醫生嚇得趕緊跑到男醫生身后瑟瑟發抖的躲起來,當場就嚇的嚎啕大哭。

    楚洛寒盡量安撫病人,“你先別著急,我們一定會想辦法治好你的腿,這樣,我們商量好治療措施再決定,好嗎?”

    女病人冷呵,“假惺惺!你們這些人就是假惺惺!來這里不就是想讓新聞報道你們,稱贊你們!別裝了!”

    楚洛寒這暴脾氣,“姑娘,我們沒那個閑工夫陪你玩兒,后面還有很多病人排隊呢,麻煩你先讓讓。”

    “黑心狗肺人渣!我要你們的命!我要你們的命!!”

    女病人的情緒還沒平復,一道粗糲嘶啞的男人聲音突然從隊伍后面傳過來,年約四十出頭的男子手里拿著一把菜刀,一邊吼叫一邊死命往這邊狂奔!

    楚洛寒瞳孔瞪大,“你干什么!!”心里一急聲音在嘶吼中劈叉,刺的嗓子生疼。

    男人揮刀就要砍人!

    “我要殺了你們這些狗雜種!狗雜種!騙錢害命的東西!!我要殺了你們!”

    臥槽!這志愿者當的,簡直了!

    村支書趕緊跑過來,厲聲呵斥,“王大志,把刀放下!放下!這幾個醫生專門從大城市過來給你們看病,你這是干什么!放下!”

    男人黝黑的臉上嵌著猩紅的眼睛,他死死盯著幾個驚呆了的醫生,一個一個的看他們的白大褂,臉龐,“就是你們!就是你們!我在醫院賣了一次血為了給我的孩子治病,我賣了一次血,就得了這種病!我老婆孩子都死了!都死了!”

    楚洛寒啞然失色,原來是這樣。

    “先生,賣血存在一定的風險,但這并不能確定就是醫生的錯,病毒潛伏在人體內,最長時間可達二十年,也可能是”

    “你個死女人!你懂什么!你懂什么!就是你們!我要殺了你們!替我的老婆孩子報仇!”

    “你冷靜啊!”

    菜刀橫劈下來!楚洛寒左臂躲閃不及,刀刃直接切入了皮肉!

    只覺得手臂一陣鉆心的刺痛,猩紅的鮮血順著手臂以決堤之勢迅速染紅了白大褂,鮮血延伸,順著手掌滴在地上,看不到傷口,但是從衣服整齊的刀痕可見這條手臂,多半要廢了。

    “楚醫生!楚醫生!”

    后面瑟縮的醫生跑上來捂住了她的手臂,“楚醫生,你堅持住,馬上給你止血!”

    楚洛寒痛的秀眉緊緊擰在一起,“嘶——”

    砍了人王大志手中的刀啪嗒摔到了地上,一張臉嚇的煞白,“我我”

    “王大志,要是楚醫生的手臂有任何問題,你等著賠命吧!”

    村支書明顯也嚇傻了,這可是京都來的知名醫生!他們村子拆了也賠不起。

    女醫生邊擦淚邊給楚洛寒清理手臂的血,“嗚嗚,楚醫生”

    楚洛寒蹙眉,“我還沒死呢?哭什么?”

    人群,一片死寂,沒人再敢多說一句話,剛才砍人的男人撲通跪在地上,嘴巴囁嚅,支支吾吾說不出完整的話,“我我我不知道”

    楚洛寒手臂痛的有氣無力,“你什么?還想再來一刀?”

    “不是!不是!”

    “既然不是,就起來。”

    男人一愣,“我”

    一旁的醫生罵道,“讓你起來還不趕緊!快!滾!”

    男醫生手套上滿沾滿了楚洛寒的血,額頭上青筋一根一根往外爆,“楚醫生,切到動脈了,血止不住,怎么辦?“

    楚洛寒:“”

    臥槽!她差點忘了,這幾個毛頭小子都是醫院的新人,經驗少,實踐差,遇到緊急情況只會問導師怎么辦。

    擦!

    “你特么給我冷靜點,先止血,告訴我什么動脈?主動脈?”

    “不是”

    “那你怕個屁!先止血,局部麻醉,縫合傷口!”

    “楚醫生我不敢”

    臥槽!楚洛寒想殺人了!這些瓜娃子,她分分鐘想捏死他們!就這樣還敢來給他們治病!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楚洛寒!”

    實習醫生手忙腳亂的時候,一道清越的聲音突然穿過人群,接著是唐靳言筆挺的身影疾步跑來。

    楚洛寒嘴唇蒼白干澀的坐在椅子上,一大半的身子已經被血水染紅,整個人像泡在血水里。

    “怎么回事?!!”

    唐靳言單膝跪在地上,灼灼目光看著楚洛寒的臉。心宛若刀割!

    “副院長楚醫生剛才被砍傷了左臂動脈”

    “滾開!”

    一向儒雅的唐靳言暴怒之下罵走了笨拙的男醫生,大力按壓她的傷口,“撕拉!”將白大褂沿著破口撕開,白皙的手臂一片的血!

    “別怕,是側動脈割裂,你忍一忍。忍一忍。”

    “愣著干什么?!麻醉劑!”

    “好好”

    唐靳言急的滿頭冒汗,幾個醫生愚蠢的應急反應更讓他火上加油,“止血針!”

    “縫合針!快!”

    手臂被麻醉,疼痛慢慢變成了麻木,楚洛寒被平放在擔架上,她仰頭看著唐靳言滿臉的汗,“副院長,我這次是死不了了。”

    “別說話,保存體力,很快就好。”

    “這點小傷,對副院長來說不算什么,干嘛那么緊張?”

    “因為是你!懂嗎?”

    唐靳言跪在地上,一針一針縫合傷口,如果不是強大的技術經驗支撐著他,他也早亂了分寸了。

    “我啊呵呵。”

    她蒼白的唇,笑的像一朵白色山茶花,遠山空寂,云高天闊,楚洛寒望著天空。

    人生啊,特么到底還有多少驚喜?

    唐靳言替她縫合好傷口,纏上紗布,“楚洛寒,你知不知道,你揪著多少人的心?”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