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還玩兒不過你?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聽到楚洛寒輕描淡寫的那句“只是做了”,莫如菲頓時氣得牙齒咬的咯吱響,玫瑰紅的嘴唇因為生氣狠狠的抿在一起,即便是隔著墨鏡,依然可以感覺到她眼中要殺人的欲望。

    “楚洛寒你真的一點臉也不要!都這個時候了居然還有膽子找梟哥,你這個賤女人!”

    相對于莫如菲的憤怒,楚洛寒的反應實在太鎮定,她眉目之前微微帶著嘲諷的笑容,漫不經意問道,“這個時候?莫小姐,這個時候是什么時候?”

    莫如菲紅唇緩緩的上揚,纖細的手指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的小腹,然后張狂的冷哼,“還需要我說的更明白一點嗎?呵呵,我懷了梟哥的孩子,很快就可以取代你的位置”

    說到這里,莫如菲突然哈哈一笑,“我明白了,楚洛寒,你是看到我懷了孩子,心里著急了吧?你是不是怕梟哥現在就一腳踢走你,所以不惜一切代價勾引他?楚洛寒,你的心機,可真重!”

    楚洛寒的視線慢慢的滑落,定格在她的腹部,面對莫如菲的冷嘲熱諷,楚洛寒只想笑。

    她以為她懷了孩子以后就可以穩坐龍家少奶奶的位置?她以為只要抱著個球就能成為龍梟的正牌妻子?以龍梟的個性,如果莫如菲硬是拿孩子作為籌碼威脅他,那么她的下場多半只有一個——人財兩空!

    楚洛寒雙手插在上衣口袋里,白色的大褂與莫如菲濃艷的時裝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莫如菲,為什么非要逼我挑明呢?你要是真的對龍梟勝券在握,又何必多此一舉來找我的麻煩,你現在站在我面前跟我說這么多廢話,不就是要證明你很心虛?很不安?”

    莫如菲的手掌狠狠的攥成了拳頭,沒錯,楚洛寒的話正中了她心中的軟肋,看到她和龍梟在娛樂城外的停車場親密的一幕,莫如菲心里就已經隱約不安了,而后看到她重新回到了別墅,這種不安更是升級,一旦楚洛寒掌握了主動權,她就會出局。

    而且,這兩天龍梟對她的態度很冷淡,似乎并沒有因為她的懷孕而增加一點點的關心。

    如果不是

    莫如菲笑了笑,她悠然的環起手臂,挑釁的昂起下巴輕蔑的道,“楚洛寒,你未免太瞧得起自己!我來找你,不過是想提醒你,在龍家將你掃地出門之前,先給自己找個安身立足的窩,別到時候露宿街頭沒人管!”

    楚洛寒不想再跟莫如菲廢話半句,抬起纖細的長腿就要與她擦肩而過,誰知她的肩膀剛剛要與她錯開,莫如菲突然道,“楚洛寒,你看這是什么。”

    被提醒的楚洛寒側眸,正好看到莫如菲抬起來的手腕,她白皙的手腕上套著一個翡翠玉鐲,翠玉無暇,色澤鮮艷,一眼就能看出是頂級的好貨,這這鐲子怎么有點眼熟?

    莫如菲晃動手腕上的玉鐲,薄唇上揚,“這個,你大概認得吧?你的婆婆,龍家的掌門夫人,梟哥的親生母親,常年戴在手上的,清朝翠玉手鐲。還真是巧,我懷孕的消息剛傳出去,你婆婆就看到了,邀請我去龍家老宅不說,還送了我這個鐲子。”

    她特意咬住了“你婆婆”三個字,意味深長的諷刺感。

    楚洛寒的眼睛盯著鐲子,好像視網膜被什么東西蒙上了一層灰,很不舒服。

    莫如菲趾高氣昂冷笑,“或許梟哥現在還沒有意識到這個孩子對龍家的意義,但是沒關系,伯父伯母知道,那就夠了。楚洛寒,不孝有三,無后為大!龍家這樣的名門世家,怎么會允許生不出孩子的女人長留?!”

    楚洛寒的手微微的卷起來,她現在恨不得將莫如菲的嘴臉撕爛,可,暴力處理問題的方式,顯然不適合她。

    楚洛寒怎么會被她的三言兩語嚇到呢?

    于是,她淡淡的一笑,“那真的恭喜你了,但是我好心提醒一句,懷孕這種事,有的人一順百順,有的人呢,一不留神就流了,你最好從現在開始小心一點,別丟了保命的寶貝。”

    莫如菲細高跟鞋的走了半步,正面看著楚洛寒,她修飾的精巧閃亮的指甲蓋戳了戳楚洛寒的衣領,撘眼看到她領口下方掛著的工作牌,素顏證件照上的楚洛寒五官精致面容清秀,她狠狠剜了一眼,狐貍精!

    唇齒一聲一聲緩慢的道,“少冷言冷語!我當然會好好的!還有,以后中心醫院婦產科我可是要常來的,剛好你在這里上班,你說,我要是拜托伯母讓你多多照顧我,她會不會同意呢?”

    她水晶指甲捏著名牌上的一角,狠狠盯著上面的證件照和名字。

    楚洛寒柳眉狠狠一抽,“等你得了心臟病再來拜托我照顧吧!”

    說完,楚洛寒完全不給她繼續撒野的機會,邁開腳步直接走去住院部,身后的莫如菲也抬起腳,高跟鞋在地面上發出清脆的敲擊聲,“楚洛寒,你再敢招惹梟哥,我一定會讓伯母馬上趕走你!”

    楚洛寒的耐心徹底被磨滅了,她回頭看著莫如菲,冰冷的哼笑,“莫如菲,你到底長沒長腦子?你讓我的婆婆把我趕走?呵呵,你還是想想,要是媒體知道你給人家當小三會是什么下場吧!我和龍梟已婚的事實雖然一直沒有公開,可是難保我哪天心情不好了就”

    “楚洛寒!你別犯賤!”

    莫如菲怕了,她現在能對楚洛寒發號施令,不過是仗著楚洛寒與龍梟的關系外界一直不知道,一旦被人發現,她的處境必然陷入尷尬的境地。

    楚洛寒嫌惡的看看她,“所以,為了你的孩子能順利出生,為了你一線明星的招牌,你最好給我安分一點!惹惱了我,呵,我魚死網破無所謂,你,輸得起嗎?”

    你輸得起嗎?

    這句話看似清清淡淡,但是擱在莫如菲的心上,分量卻是泰山壓頂。

    楚洛寒本來就什么都沒有,她還能失去什么?

    可她不一樣如果真的撕破臉,她的事業就沒了,何況現在她還沒有牢牢抓住龍梟的心。

    不等莫如菲的腦子轉過彎回擊她,楚洛寒拾起腳步快速進了電梯。

    留給莫如菲的,是一抹決絕的白色身影。

    莫如菲剛剛換了衣服準備出門,口袋里的電話響了。

    “親愛的,你沒事吧?你怎么樣了?龍梟那混蛋有沒有欺負你?!”

    電話剛剛接通,陸雙雙的連環問噼里啪啦炸開了,楚洛寒拿起包包,委屈的扁著嘴巴訴苦,“你怎么才想起我?本姑娘水深火熱的,你跑哪兒逍遙快活去了?”

    “嘿嘿,我錯了我錯了,我這不是剛回國,家里的事兒實在太多,我老爸給我安排了一大堆的局,哎呀,煩!”

    楚洛寒邁步往醫院大門口,沒好氣的損她,“那么陸姑娘,你這電話到底是問候我的,還是訴苦的?我可完全聽不出關心我的味道。”

    “關心關心,必須關心!你在醫院是吧?我現在去接你,晚飯我請,想吃什么吃什么!管飽管夠還管打包,仗義不?”

    楚洛寒剛才滿心的郁悶被陸雙雙的一頓吼叫驅散了大半,故作不悅的哼道,“這還差不多,給你二十分鐘,我餓了。”

    “得令!龍太太!”

    掛了電話,楚洛寒慢悠悠的往外走,醫院這個時間人不多,門診大樓外面也空曠了,想到白天道歉的大部隊,楚洛寒禁不住倒抽一口氣。

    剛在長椅上坐下準備等人來接,口袋里的電話又震動起來。

    看到上面跳躍的備注名字,楚洛寒騰地長椅上站了起來,居然是龍家老宅打來的!

    龍家給她打電話,從來就沒有一件好事,三年了無一例外。

    楚洛寒的眉頭緊緊的皺著,手機擱在掌心里燙手,深呼吸一口氣,這電話不接也不行。

    “喂”

    “楚洛寒,你安的什么心!”

    剛剛接通,袁淑芬的罵聲猝不及防的闖了進來,刺的楚洛寒耳朵一陣生疼。

    “媽,怎么了?”楚洛寒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緒,眉間的皺褶隨之加深。

    “怎么了?你說怎么了?!你就見不得龍家好,見不得梟兒好,也見不得菲菲好!是不是?!”

    菲菲?

    呵,所以現在稱呼都要變了么?

    興師問罪的電話直接到到她這里了,看來莫如菲沒少在袁淑芬面前哭訴,速度倒是快!

    楚洛寒胸口一陣酸痛,心沉沉的往下墜,強裝鎮定道,“媽,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裝什么無辜?哼?!我以前只知道你生不出孩子,現在才知道,你心腸這么歹毒,菲菲懷了梟兒的孩子,有了龍家的后代,你就這么迫不及待想害她,想害死她肚子里的孩子!蛇蝎心腸的女人,你不配做我龍家的兒媳婦!”

    楚洛寒被罵的心里脹痛眼睛發酸,嘴角的溫度也驟然凝結,整個人都懵了,害死她的孩子?這話從何說起?

    而眼下情況就是,袁淑芬對莫如菲的話無條件的相信,對她的話,一個字都不信。

    “媽,我從來沒有傷害她的念頭,我也是剛知道”

    這樣的解釋,顯然很無力。

    “有沒有,你心知肚明!菲菲以后做產檢指定了在中心醫院,你是醫生,菲菲的檢查叫交給你了!要是菲菲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一點閃失,我不會放過你!”

    啪嗒!

    楚洛寒完全來不及回應,袁淑芬已經撂下了電話,那一聲巨響,驚的她心尖一顫。

    把莫如菲交給她?

    開哪門子的玩笑?!

    楚洛寒正對著手機發呆,一陣車喇叭的轟鳴突然在耳邊拉響,她恍然驚醒,抬頭,一輛銀白色的保時捷突然停在了腳邊。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