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沒說,只是做……了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楚洛寒上了醫院大門前的臺階,幾個并排走的醫生看到她之后,便開始竊竊私語,經過側門,幾個心外科的醫生也在低頭議論著什么。

    今天的醫院,整個都有點不對勁。

    她只顧走自己的路,對那些不甚明了的指指點點并沒放在心上,在更衣室換衣服的時候,趙綿綿突然從后面拍了拍她的肩膀,”楚醫生,你有沒有發現今天的氣氛有點不一樣?“

    楚洛寒秀眉微微一皺,難不成她和龍梟的關系被人知道了?

    “有什么不一樣?”

    換好了白大褂,將鋼筆斜插在上衣領的口袋中,楚洛寒似是不經意的問。

    趙綿綿撇了撇嘴巴,“你真的不知道?這么大的事,你竟然不知道?”

    “什么事?”

    進門的時候就覺出不對勁了,難道還真的有什么事發生?

    趙綿綿也換好了衣服,插上鋼筆故作神秘道,“楚醫生也有好奇的時候哦?”

    “我現在要去查房,你留著等我回來再說吧。“

    楚洛寒邁步走出更衣室,絲毫沒有留給趙綿綿透露的機會。

    “喂!楚醫生”

    可,人已經走遠了。

    楚洛寒拿著病歷夾準備去病房,院長急匆匆的追上了她,“小楚,快,跟我來。”

    “院長,什么事?能不能等下再說?我現在要去”

    “不是要緊事我能親自過來找你嗎?查房我讓小趙去,你跟我來。”

    楚洛寒心里直犯嘀咕,今天這是怎么了?每個人都這么邪乎。

    額

    跟著院長走到了醫院的門診大樓,楚洛寒看到幾十個人齊刷刷的站成了四五排,每個人手里都拿著一束鮮花,還有一大面寫著“仁心仁術,懸壺濟世”兩行金色大字的錦旗

    這些人,就是那天惡意醫鬧的患者家屬。

    更讓楚洛寒驚訝的是,大廳內居然還站著幾個記者!

    “楚醫生,我們是專程來道歉的,上次的事,是我們不對,楚醫生仁心仁術,醫術高明,我們誤會您了”

    “楚醫生,請接受我們的道歉,我們保證,再也不會給您的名字抹黑”

    楚洛寒臉色一變,驚訝的看著幾十個人,一時沒回過勁兒。

    這么說,法醫的鑒定結果已經出來了?怎么她沒收到消息?

    院長慈眉善目的笑了笑,“小楚,多虧你堅持解剖尸體做檢測,現在真相大白,對你本人,對醫院,都是好事。”

    面對院長的客氣和眾人的誠懇,楚洛寒嘴角一抽,“院長,誤會解開就好,可這就不用了吧?”

    大廳聚集了這么多人,患者和醫生全部簇擁在周圍,很影響正常的秩序。

    “楚醫生,我們是誠心誠意來道歉的,請您一定接受!”

    為首的男人雙手將一大束百合花獻上,旁邊一個男子則舉起手中的錦旗,態度誠懇的與那日判若兩人。

    楚洛寒無奈,只好接過鮮花,“既然你們已經看到了鑒定結果,也道了歉,這件事我也不會繼續深究,你們回去吧。”

    男人顯然沒想到楚洛寒會這么容易就收手,不太確定的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問,“楚楚醫生,你真打算不追究我們的責任?”

    楚洛寒粉唇微微一笑,“怎么?你是希望我追究到底?”

    “不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楚醫生你不追究我們的責任真是太好了多謝楚醫生,多謝!”

    男人道謝,后面的幾十個人也紛紛念對不起,此起彼伏的道歉聲在大廳內經久不息。

    這陣仗是不是太夸張?

    見過醫鬧的,見過道歉的,但這種規模的道歉,楚洛寒還是第一次見。

    別說楚洛寒,就連身經百戰的老院長,也是第一次。

    記者們蜂擁而至,將楚洛寒圍在圓圈中,舉著麥克風要采訪楚洛寒——

    “楚醫生,前幾天您因為家屬們的行為備受困擾,為什么今天能輕易的接受道歉呢?”

    “楚醫生,對于醫鬧這種惡劣的行為,你有什么想說的嗎?”

    “”

    楚洛寒抱著百合花,臉上的表情沒有什么變化,她淡淡的道,“不好意思,這里是醫院,是看病救人的地方,不是給媒體做宣傳的。”

    “楚醫生,楚醫生,您只要回答一個問題就行。”

    “楚醫生”

    楚洛寒朝院長遞了一個眼神,后者馬上派遣了醫院的安保人員將記者們全部拉開。

    不顧后面的人仰望的目光,楚洛寒大步走進了側面的電梯。

    道歉?送錦旗?還有記者?

    這真是一場醫鬧后該有的反應嗎?

    楚洛寒表示有些懷疑。

    “哇!好大一束花!楚醫生,你現在都成咱們醫院的名人了!簡直就是京都中心醫院的代言人!”

    季思雨夸張的抱著她剛拿進來的鮮花和錦旗,一臉的膜拜。

    “你喜歡,送你好了。”

    “真滴么?從來都是醫生給患者家屬道歉,家屬大張旗鼓的給醫生道歉,我還是頭一回遇到,你們說,是不是醫生要翻身做主人了啊?”

    張岱軍道,“翻身做主人,也是對事不對人的。”

    “張醫生你別這么掃興啊,我好不容易見到一絲職業生涯的曙光。”季思雨抱著鮮花不舍得松手,這里程碑意義的鮮花,一定要常開不謝才好呢。

    趙綿綿剛查房回來,因為把楚洛寒的病人也查了一遍,所以耽誤了不少時間。

    “楚醫生,今天是不是要請客哦?”

    楚洛寒干脆的點頭,“好,食堂的飯菜,隨便吃。”

    “哎喲,請客吃飯居然讓吃食堂,楚醫生你對患者那么好,對我們怎么就不能稍微溫柔一點點啊?”

    楚洛寒接過趙綿綿手中的病例,翻了翻,患者沒有特殊情況,“想讓我對你溫柔,很簡單,生一場病,最好是需要做心臟搭橋手術的,我保證好好伺候你幾個月。”

    “楚醫生!不要這么毒舌好不好!”

    中午,楚洛寒信守承諾請趙綿綿和季思雨在食堂吃飯,兩人飽含怨氣的打了最貴最好的飯菜,可還是覺得太便宜她了。

    食堂吃飯的人看到楚洛寒都在議論,嘴巴里也不知道在說什么,楚洛寒覺得身上要被盯出窟窿了,吃頓飯都覺得不自在。

    人怕出名豬怕壯,可不是嘛!

    趙綿綿咬著筷子,賊兮兮的道,“楚醫生,回頭你要是不做醫生,其實還可以去當明星哦,你上鏡的樣子,真的很漂亮。”

    楚洛寒專心吃飯,沒注意她的話,季思雨仰頭看到食堂的電視屏,到嘴的紅燒獅子頭啪嗒掉餐盤里了。

    “我去!你被采訪了啊!”

    楚洛寒看到畫面中一身白大褂的自己,不由再度凝眉,無良記者!

    “吃飯,都吃飽了?”

    “楚醫生,你回答的好高冷好霸氣啊!女神!請接受我的膝蓋!”趙綿綿一臉崇拜的仰視電視屏,畫面中的楚洛寒霸氣的轉身離開,留下一道瀟灑的背影,畫面簡直不要太酷炫!

    同一個畫面,出現在龍梟的辦公室內大型顯示屏上。

    季東明負手道,“boss,怎么樣?這件事我辦的不錯吧?”

    龍梟淡看他一眼,冷颼颼的寒光讓季東明馬上閉緊了嘴巴。

    “沒事做了?”

    回答他的,是龍梟冷冷的反問。

    “有,很多事要做。boss,我先去忙”

    季東明離開,龍梟看著被定格的畫面,白色的纖瘦麗影,宛若萬花叢中最驚艷的一抹霞光。

    男人邪肆的唇線,不可思議的翹了翹。

    飯后,內科醫生召開臨時會議,會議的主題只有一件事。

    “大家都知道,內科副主任的職位已經空缺很久了,現在醫院終于找到了合適的人選,過幾天新任副主任就要到任,大家做好準備。”

    會議結束,十幾個醫生嘰嘰喳喳展開了激烈的議論。

    “聽說新來的副主任是劍橋大學的醫學博士,拿了數不清的醫學大獎!而且長得比韓劇男主角還帥!”

    “何止啊!人家還是王牌外科專家呢!但是為什么轉來內科,就不知道了。”

    “哇咔咔!所以咱們內科要來一位顏值擔當了啊!好期待!”

    楚洛寒不置可否,劍橋的醫學博士?起碼年紀也要在三十五歲以上,長相比男主還帥?應該是大叔級別的男主吧?

    還顏值擔當?呵呵,要真有這么完美的男人,真的蠻狗血的。

    下午下班時間剛到,楚洛寒想到還有一個病人要特別增加抗生素,便出門去住院部。

    “楚洛寒!”

    還沒走兩步,一道尖銳的聲音毫不客氣的從走廊傳來,楚洛寒雙手插在口袋里,抬頭,迎面走來的女人,濃妝艷抹,細高跟鞋咔噠作響,扭動蠻腰的時候帶起一頭波浪長發,整個人漫妙生姿,性感妖艷。

    盡管她臉上掛著一副大墨鏡,楚洛寒還是一眼認出了這個明顯來意不善的女人就是莫如菲。

    “莫小姐,有何貴干?”楚洛寒倏然應對,語氣清冷寡淡。

    莫如菲三步并作兩步走到楚洛寒眼前,趾高氣昂的冷笑,“楚洛寒,你好大的本事!”

    莫如菲話音剛落,纖瘦的手臂順勢抬起,揚手就要扇向楚洛寒的臉頰。

    “莫小姐,收起你的無理取鬧!”

    楚洛寒一把扼住了莫如菲的手腕,動作之快讓莫如菲愕然。

    莫如菲咬牙切齒,用力抽回自己的手腕,狠狠啐道,“不要臉的賤人!你對梟哥說了什么!”

    還真是為了他!也對,除了龍梟,她們之前也沒有什么值得會面的了。

    楚洛寒直視她妖嬈濃艷的妝容,嗤嗤冷笑,“我沒對他說什么,只不過做了而已!”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