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不是帥氣,是真帥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楚洛寒目光深深淺淺的看著龍梟和莫如菲,嘴角的笑意溢出一絲絲的酸楚,還沒被人看到便已經被淡漠取代。

    龍澤從侍者的托盤里捏了一支酒杯,與楚洛寒隔著一小段距離觀察她的反應。

    看到自己的丈夫與別的女人親密的抱在一起,她竟然還能淡然的當觀眾,龍澤很吃驚,也很費解。

    然而,龍澤的不解只維持了幾秒鐘的時間,再次抬眸的時候,楚洛寒的腳步已經朝著龍梟的方向走去!

    龍澤一手搭在美食架上,長指自然下垂,一手端著酒杯,慵懶的姿態矜貴不俗。

    他很想知道,楚洛寒會有什么樣的反應。

    楚洛寒感覺膝蓋的傷口又裂開了,鉆心的痛侵襲了整條腿,然后是半個身子,痛的她想一把掐死莫如菲,還有龍梟!

    被眾人環繞著的男女主角并沒有注意到楚洛寒的到來,賓客們自然也不認識誰是龍梟的正牌妻子,楚洛寒一身的殺氣走到人群外圍的時候轟然散開。

    她不想當眾拆穿龍梟和莫如菲的奸情了,她想讓今晚更有意思一些。

    龍澤眼睜睜看著楚洛寒從人群中又走掉了!

    什么意思?

    一片混亂中,楚洛寒的身影穿梭,一會兒工夫便消失在轉角處。

    然而,被眾人簇擁著的龍梟,眼睛驟地瞇起了危險的弧度,剛才那抹似曾相似的身影,怎么越看越覺得眼熟?

    再想看清楚的時候,卻找不到了。

    楚洛寒從喧鬧的人群中穿過,站在一大根羅馬柱子后面深深吸了一口氣,掀起裙子下擺,膝蓋上的紗布已經被血水染紅,果然是惡化了。

    走道兩旁不時有服務生來回穿行,楚洛寒低頭快步的都到樓梯口,避開了監控攝像頭,邁開步子下了負一樓。

    如果她記得不錯,就是這里了。

    果然,楚洛寒嘴角微微上揚。

    “啊!!”

    剛才的燈火通明的宴會大廳突然一片漆黑!所有的照明設備全部癱瘓!

    “嘩啦!”

    “噗通!”

    酒杯打碎的聲音。桌子推翻的聲音,賓客到底的聲音,還有女人的尖叫聲充斥在偌大的客廳內!

    “大家不要驚慌,只是停電而已!大家站在原地不要動!等著工作人員搶手電路!”

    “不要驚慌!不要驚慌!”

    “大家站在原處不要動!只是暫時性斷電而已!”

    mbk娛樂城的工作人員扯開嗓門安撫在場的賓客,但場面已然混亂,大廳內幾百個人亂作一團,謾罵聲此起彼伏!

    賓客拿出手機將眼前一小片地方照亮,白色的地板上早已經被各種顏色的酒水涂了厚厚一層,被客人失手打碎的杯子碎片濺了一地。

    “梟哥!梟哥!”

    莫如菲趁亂一把緊緊摟住了龍梟的脖子,龍梟鋒利的眼睛在黑暗中微微一蹙,大手不動聲色的扣著她纖細的手腕,將莫如菲一把推開,“我去看看情況。”

    莫如菲大概是沒料到龍梟會在這個時候丟下她,委屈又憤怒,“梟哥,我怕”

    龍梟眉峰緊皺,“怕就馬上出去。”

    “我”

    她一個我字剛開口,龍梟挺拔的身影已經在手機燈光中消失了。

    梟爺的鷹隼越瞇越沉,腦海中迅速閃過剛才那抹熟悉的身影,難道真的是她?

    龍澤的嘴角在停電的瞬間就高高翹起來了,他還以為楚洛寒臨時怯場打算忍氣吞聲呢,沒想到啊,她大招在后面等著呢。

    楚醫生,你很帥氣!

    趁亂,龍澤身影飛快的離開大廳,邁開長腿直接去了負一層。

    楚洛寒并不在控電室外,控電室已經擠滿了正在搶修的工作人員。

    “線被挑斷了,維系難度有點大。”

    “難度大也要抓緊維修!今晚的賓客非富即貴,開罪不起。”

    “好好好,我們盡力,盡力。”

    聽到電工的聲音,龍澤的笑容越發得意,喲,嫂子做事很到位嘛。

    龍梟走出主樓旋轉玻璃大門,四處搜索“罪犯”的身影,他凌厲如刀鋒劍刃一樣的眼睛好像隨時可以將人橫腰斬斷!

    室外停車場。

    楚洛寒站在龍梟的黑色勞斯萊斯車前,環臂靠著車頭,從包包里掏出口紅,慢條斯理的旋開,一筆一劃的在擋風玻璃上認真的畫了起來

    龍梟,你做的真好,已經公然把莫如菲這個賤人帶到宴會上了?

    楚洛寒心里的感覺說不出是憤怒還是痛,她眼前一遍一遍重復著莫如菲伏在龍梟懷里的畫面,一幀一幀好像刮胡刀的刀片,切在心臟的位置。

    不光是痛,還有說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她是他的妻子!妻子!

    “啪啪啪!”

    幾聲不大不小的掌聲將楚洛寒的視線從紅色的字跡中拉起來,她徐徐抬頭,看到龍澤斜靠著門窗沖她鼓掌。

    “嫂子,女中豪杰啊,佩服,佩服。”龍澤痞氣的將一側的嘴角掀開,英俊年輕的臉上是紈绔子弟常有的放浪形骸。

    楚洛寒冷哼一聲,“能找到我,你也不差。”

    龍澤看看被她糟蹋過的擋風玻璃,一字一字的念,“鳥人,還我血汗錢哈哈!嫂子,你寫的什么東西?”

    楚洛寒丟下口紅,擦了擦并不存在臟污的手掌,輕蔑的笑道,“怎么?寫的不好?”

    龍澤搖頭,“不好,沒有威懾力,達不到報復的效果。”

    “哦?看來你很懂行?”楚洛寒環臂,好整以暇的看著他,“這么說,你會寫?”

    龍澤從地上撿起口紅,捏著長指之間,“這個嘛,會不會寫不重要,會畫就行。”

    然后,楚洛寒就一言不發的看到龍澤在字兒的后面補了個骷髏頭

    “這就是你說的會畫?幼稚!”

    龍澤丟下口紅,替自己辯解,“我這是為了讓整個畫風和諧!”

    誰搭理你?

    楚洛寒轉身要走,一回頭,龍梟單手插在口袋里,目光悠遠冰冷的看著她,還有她身旁的龍澤。

    氣氛,迅速降到冰點!

    冷的嗖嗖嗖可以聽到冰渣子的聲音。

    龍澤回頭的剎那,也看到了大哥的眼神,心里嗷嗚一聲悲鳴,慘了,被抓了現行。

    楚洛寒毫無愧色,更無怯弱,她勇敢的迎上龍梟冰涼的眼神,心里在暗暗冷笑,剛才和莫如菲在一起的時候,眼神可以溫柔成那樣,面對她卻只能給出沒有溫度的漠然,龍梟,你很會區別待遇。

    “大哥,巧啊。”龍澤主動搭話,試圖引開大哥的注意力,因為龍大哥看楚洛寒的眼神,已經做好了生撕她的準備。

    龍梟冷冷的瞥一眼龍澤,“回家!”

    龍澤驚了驚,“大哥”

    “回家!”

    楚洛寒低聲提示龍澤,“你大哥讓你回家,你還不回去?”

    龍澤低聲回,“我走了你怎么辦?大哥今天非掐死你。”

    楚洛寒笑了,“他要是想掐死我,就不會等到今天了。”

    看到兩人低頭耳語,龍梟胸腔的怒火火山爆發一發不可收拾,他長指一揮,“龍澤,我讓你回家”

    龍梟身上的氣場太強大,龍澤也不敢忤逆,他吞了吞口水,被大哥嚇的不輕,“我現在就回去。”

    龍澤咬咬牙,想替楚洛寒說幾句話,可是楚洛寒與龍梟兩人一觸即發的戰火在四目之間瘋狂醞釀,他多說一個字都可能被當場射擊。

    龍澤識趣的退出了戰區。

    楚洛寒微微仰頭,以確保自己可以看到龍梟眼中細微的變化。

    憤怒,冰冷,秒殺的眼神。

    “你膽子很大。”他夾著刀片的話,從整齊的牙齒中間緩慢的一字一句說給她聽,每一個字都像一支箭。

    楚洛寒敢作敢當,“再大,也大不過你梟爺,家中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梟爺真是人生贏家。”

    她的諷刺,沒有溫度,沒有怒意,好像一個旁觀者。

    龍梟的拳頭收縮,褲袋里的手幾乎要砸向女人的臉。

    “你在吃醋?”

    龍梟瞇著重眸,他想從楚洛寒的臉上找到一點點吃醋生氣的蛛絲馬跡,然而沒有,楚洛寒臉上除了報復后的快感和慣常的高高掛起,再也沒有第三種情緒。

    “梟爺哪只眼睛看到我吃醋了?”

    龍梟一步一步走到她眼前,每走一步,周圍的氣壓就被他壓低一層,越來越稀薄的空氣讓楚洛寒幾乎無法呼吸。

    龍梟干凈修長的手指刷地攫住楚洛寒纖瘦的下巴,“不吃醋?你大費周章做這些?”

    路燈自頭頂上方散落下來,托出一張精致小巧的臉,倔強的眸子噙著不屑,秋水翦瞳卻毫無溫情可言,楚洛寒笑了笑,“哪有大費周章?做起來很簡單。”

    龍梟的怒火終于達到極致!

    “你在找死!”

    楚洛寒以為自己的會倒在他手下,或者直接被龍梟一巴掌打暈,意外的是,并沒有,龍梟很生氣,他額頭的青筋一根一根暴起,毛細血管漲紅,這是氣到充血的表現。

    即便是這樣,他居然沒有打她?

    意外,卻一點也不覺得意外。

    也是,龍梟怎么會屑于打一個根本就不在乎的女人?

    楚洛寒的手徐徐攀上他的手臂,她知道龍梟最厭惡她碰他,今晚,她偏要碰了,“梟爺,你的美人在里面等著呢,你不回去陪她?”

    美人?果然,她看到了莫如菲。

    “你還敢說你沒有一點反應?”龍梟立體冷硬的帥臉一寸一寸的貼近她,壓的楚洛寒連連后仰。

    “我能有什么反應?哦,對,我挺開心的,梟爺美人在懷,我”

    “唔!”

    楚洛寒諷刺的話還沒說完,龍梟滾燙的雙唇死死壓住了她的嘴!將她沒有所出口的話全部吞沒在唇齒之間!

    他不想再聽到身下的小女人說一個字!

    這個女人,要把他氣瘋了!

    “放唔!”

    楚洛寒拳腳相加死命掙扎,龍梟高大的身影死死將她抵在車前,野蠻粗暴的攻城略地!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