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想要面子?沒有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京都的夜晚,華燈初上,一派熱鬧繁華的景象。

    楚洛寒脫下白大褂,拎包準備下班回家,剛要出門,趙綿綿從身后叫住了她,“楚醫生,今天那位帥哥,后來有沒有再來聯系你啊?”

    趙綿綿的話,十足的八卦味道。

    “沒有,他就是沒事找事兒,打發了就行。”楚洛寒言簡意賅的回答,絲毫沒潤色,也完全聽不出自己與龍澤相識的破綻。

    趙綿綿砸吧砸吧嘴角,“楚醫生,我覺得吧,你什么都好,智商高,眼光高,技術好,能力強,但是面對男人的時候,還是需要那么一點點技巧的。”

    趙醫生右手比劃了“一丟丟”的手勢,準備科普一下傳說中戀愛經驗為零的楚洛寒。

    “男人都喜歡柔弱型的女人,這樣才能顯示出男人的才能和本事,彰顯他們保護女人的能力,適當的示弱,可以激發男人的保護欲”兩人同時上電梯,電梯內已經站了幾個其他科室的醫生。

    趙綿綿壓低聲音道:“比如吧,就算是你自己會做的事,你也要裝作搞不定的樣子。”

    楚洛寒目光平視前方,電梯門內的鋼板像一面鏡子倒影出里面的五六個人的身影。

    “明明自己的可以做的事卻讓男人幫忙,這種耽誤事情進度而且浪費資源的行為,屬于智商低。”

    幾個醫生面面相覷了一下。

    趙綿綿被氣的捂臉,“我的楚大醫生,你要是對男人還講究aa制,那就是情商低。”

    楚洛寒無所謂,“每個人性格不同,做事的方式不同,你說的柔弱我裝不來。”

    張綿綿氣的握拳,“楚洛寒小姐,你好歹也要為自己的終身大事著想吧?你難道想一輩子都單身?”

    楚洛寒細想自己和龍梟結婚這三年的每一件事,得出的結論就是,還不如自己生活的好,如果結婚以后反而不幸福,那何必搭上自由?

    “一輩子單身沒什么不好,我有這個打算。”楚洛寒目光平靜,語氣平靜,內心經過波瀾壯闊之后才能達到的平靜。

    “行行行,你贏了,回頭要是把小帥哥嚇跑了,你可別找我哭。”趙綿綿放棄了,楚醫生就是楚醫生,按照常人的世界觀是搞不定的。

    走出醫院的大門,寒風侵襲,楚洛寒抱緊了自己的手臂,膝蓋上的刺痛再一次鋪天蓋地,簡直痛的讓人生無可戀。

    伸手攔了一輛車,楚洛寒直接回了自己的公寓。

    摸出鑰匙,楚洛寒準備開門,發現鑰匙塞不進去。

    用手機電筒看了看,發現鎖眼兒被堵死了。

    楚洛寒冷笑,低級惡趣味!

    堵死她的公寓鎖眼兒,這是示威還是警告?是提醒還是威脅?

    門打不開,楚洛寒直接給物業打電話說明了情況,物業幾分鐘后就小跑過來了,看到這種情況,物業抱歉的賠禮賠笑,“小姐,我們會盡快處理,但是要換鎖的話,您需要提供相關的證據,比如您的房產證,或者身份證。”

    楚洛寒昨天出門的時候只拿了一個手包,里面放了一部手機一支口紅,錢包都沒拿,跟別說證件。

    “沒有。我的確是住在這里的,你可以查詢。”

    物業很為難的道歉,“實在對不起,我們有相關規定的,您只有出示身份證明我們才能給您開鎖。”

    楚洛寒氣的冷笑,“我在這里住了將近三年,這套房子是我買的,你不認識我?”

    物業擰著一根筋,楚洛寒被氣出了內傷。

    “我沒有身份證,都在里面,你幫我開門我拿給你。”

    該死的,居然陷入了這個僵局。

    幾番爭執后,物業道,“您丈夫的身份證也可以的,您可以打電話讓他回來。”

    楚洛寒火氣都上來了,沉著一張臉道,“不用,想證明我是這個房子的主人不難,只要看看我的出入監控錄像就行。”

    “這樣也可以。”

    楚洛寒要求調出監控錄像,目的自然不是開鎖這么單純,她必須知道,故意在背后整她的人,是誰。

    果然,昨晚她離開以后,一個身穿黑色運動衣,帶著棒球帽的男人鬼鬼祟祟的上了樓,在她門前一陣搗鼓,然后壓低帽檐離開。

    看不到正臉。

    楚洛寒粉拳握緊,“我要求調出室外監控,這是蓄意破壞,嚴重影響住戶的人身安全,如果不妥善處理,我會向相關部門提出訴訟。”

    保安一聽訴訟當即嚇軟了腿,滿口答應,“楚小姐您稍等,我馬上調出監控。”

    從單元門到人行道路燈,一直跟著監控走到小區門外,楚洛寒的眼睛瞇緊了。

    是她!

    黃色法拉利輕跑,再熟悉不過的車牌,還有車窗內一閃而過的身影,熟悉,簡直太熟悉了!

    保安人員盯著車子,又看看楚洛寒煞白的臉,沒人敢說話。

    “把監控視頻拷給我。”

    “這恐怕不合適吧?“

    “業主人身安全受到威脅,不管是采取法律手段還是私了,你們都有責任提供無條件幫助,如果不清楚這方面的條例,上網查查,我沒時間和你們解釋常識性問題,現在就把視頻給我。“

    幾個保安與物業經理面面相覷,一時大家都沒有了主意。

    楚洛寒繼續道,”如果因為遞交證據不及時導致案情惡化甚至帶來更大的損失,相關人員必須背負責任。”

    “好好好,現在就給您。”

    拿到了監控視頻,楚洛寒塞入包包,然后道,“我希望明天早上八點之前我的門可以正常打開。”

    “您放心,您放心。”

    說完,楚洛寒在幾個男人驚悚的眼神中離開了監控室。

    一出門,寒風吹來,楚洛寒心底一陣陣冰涼,楚熙然,你果然是不想讓我過一天好日子!

    既然你不打算讓我好過,那么,咱們誰都別想好過。

    捏了捏包里的視頻光盤,楚洛寒強忍膝蓋的疼痛,走出了小區大門。

    “嫂子!”

    楚洛寒準備攔車,一輛白色奔馳轎車停在了她腳前,車窗緩緩拉下,從里面探出了龍澤的臉。

    橘黃色的路燈將龍澤臉上的稚氣隱藏了三分,不似白天那么紈绔惹人討厭,但也沒好到哪兒去。

    楚洛寒環臂睥睨,“有事?”

    龍澤沒下車,直接從里面推開了副駕駛的車門,“沒事就不能找你了?嫂子這么不給面子?”

    不對,楚洛寒突然意識到,龍澤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他不可能只是巧合出現在這里,他一定查過了她的住處,沒去別墅,直接就找到了這里。

    龍澤,暗中調查過她!

    這個發現,讓楚洛寒很不舒服。

    “想要面子,龍二少爺要換個人了,我這里,沒有。”楚洛寒一心只想快點和楚熙然撕破臉,哪有功夫搭理這位少爺。

    龍澤卻不言棄,毫不介懷的笑笑,“行,不要面子也行,嫂子,先上車,我帶你去個地方。”

    楚洛寒微微一笑,“大晚上坐小叔子的車去一個地方?恐怕不合適吧。”

    龍澤聳聳肩,“是不合適?還是你不敢?”那挑釁的眼神兒,分寸剛好。

    楚洛寒不由再度冷冷一笑,“小叔子想找刺激,找錯人了,我還有事,不奉陪了。”

    楚洛寒說著抬腳就走,特么,膝蓋的痛更嚴重了,每一次邁步都好像骨頭要碎了一樣!

    龍澤的車門開著,不疾不徐的和楚洛寒平行前進,“嫂子,今晚要去的地方,我保證你不會后悔,相信我!”

    楚洛寒環臂,因為冷,更為了增強氣勢,她是他的嫂子,恐怕這孩子還沒明白其中的邏輯關系。

    “龍澤,你聽著,我是你大哥的老婆,你應該和我保持距離,懂嗎?”

    龍澤無所謂的撇撇嘴,“你是誰的女人跟我有什么關系?”

    “呵!”

    “你不是因為是誰的女人才成為女人,首先,你就是一個獨立的女人。”

    混小子說話還一套一套的。

    楚洛寒流光的雙眸半瞇,“去哪兒?”

    龍澤得意的眉宇飛揚,“上車就知道了。”

    霓虹閃爍,燈光輝煌,這里是京都最繁華的娛樂長街。

    綿延一整條街道的娛樂場所,全部屬于龍家。

    這里是龍家的娛樂城,因為規模龐大,被人稱為十里長街。

    財力、權利在這里得到完美彰顯。

    但楚洛寒沒想到,龍澤帶她來的竟然是這里。

    龍澤的薄唇,微微上揚,“嫂子,跟我進來吧。”

    楚洛寒一身便裝,與燈紅酒綠場合內的美艷女子格格不入,因此引來了不少人的側目,鄙夷的,諷刺的,挖苦的,不待見的。

    她一一無視。

    看不起她?

    她可是這十里盛世繁華美景的女主人!

    高達十幾層的娛樂城主樓白色的樓體外霓虹燈如瀑布傳流,玻璃旋轉大門內,一整排意大利水晶吊燈將大廳點綴的燦若白晝。

    楚洛寒站在水晶吊燈下,流光溢彩的四面玻璃墻折射出萬道光芒,在身上投下斑斕的焦點。

    四五百平米的大廳內,夠籌交錯,舞姿妖嬈。

    楚洛寒的眼睛,突然定格了。

    攢動的人群中,龍梟高大的身影鶴立雞群,黑色西裝,純白色立領襯衣,微微扯開的扣子露出健康的皮膚,他長指捏著紅酒杯,正接受眾人的恭維崇拜。

    一個女人幾乎整個伏在了他的懷里,無骨怪一樣癱軟成一灘爛泥。

    呵!

    那玲瓏婀娜的身段兒,妖嬈嫵媚的濃妝,欲拒還迎的婊子相兒,正是莫如菲!

    今晚,還真是熱鬧!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