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他是荷爾蒙,他是多巴胺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楚醫生,等你很久了。”

    楚洛寒一步一顫的走到辦公室門口,看到龍澤翹著二郎腿坐在她的轉椅上,正雙目嬉笑的看著她。

    楚洛寒剛才還在納悶,今天又不是她的門診,怎么會有病人直接找上門,看到龍澤的時候,全明白了。

    楚洛寒單手按著辦公桌減輕腿的壓力,然后用目光將龍澤上下審視了一遍,“哪兒不舒服?”

    龍澤一臉苦楚,撇著嘴巴可憐兮兮的哎哼,“哪兒都不舒服,早上起來發現渾身酸疼,楚醫生,你說我是不是沒救了?”

    楚洛寒緋色的紅唇淡淡含笑,“如果我說是呢?你是不是要放棄治了?”

    “不不不,當然不能放棄治療,好死不如賴活著啊,來來來楚醫生,我的小命兒就交在你手上了。”

    龍澤主動上前要拉楚洛寒的手臂,她靠近的瞬間楚洛寒壓低聲音冷冷的道,“來這里干什么?這是醫院,不是你玩兒的地方。”

    龍澤一本正經,“我就不能生病了?”

    楚洛寒瞥見辦公室內其他幾個醫生,狀似認真看病歷,實則豎起耳朵偷聽,“別胡鬧,有什么話下班再說。”

    龍澤帥氣的年輕面容煥發出青春獨有的光芒,那是一種源自生命根本的活力,“大嫂,我真的不舒服,不信你聽聽,心跳的可快了。”

    說著他就要抓起楚洛寒的手往自己的胸口上貼,楚洛寒大力甩開他的手,厲聲低吼,“龍澤,你別動手動腳的,給我老實點。”

    在龍家老宅他已經初露鋒芒,今天居然追到醫院來了,紈绔子弟,閑的!

    龍澤聳聳肩,一派美國人的習慣,“嫂子,你說,如果我真的沒生病,心臟為什么跳這么快呢?”

    楚洛寒橫了他一眼,忍著膝蓋的痛走到工位旁邊,摘下掛在衣架上的白大褂穿上。

    龍澤看著她穿上白大褂,眼睛都看直了,潔白的制服套在她偏瘦的身材上,沒有了玲瓏曲線,卻顯得整體干練知性利落冷靜,說不出的魅力。

    她扣到第二顆扣子的時候,龍澤又將頭壓了下來,“完了完了,嫂子,我現在心跳的更快了。”

    楚洛寒默默咬牙,“龍澤,你再廢話一句,我馬上讓人把你趕出去!”

    后半句話聲音太大,辦公室內其他醫生聽的一清二楚,各懷鬼胎的挪了挪屁股,換個姿勢繼續偷聽。

    龍澤再次聳聳肩,突然挺直了腰板,聲音也不再故意壓低,“楚醫生,您不能見死不救啊!我心真的很痛,哎喲!痛!”

    楚洛寒氣的以雙腳為軸心將身子轉了左右轉了一百八十度,龍澤這小子想鬧哪樣?

    趙綿綿抬頭嬉笑,“楚醫生,你就幫病人檢查檢查嘛,雖然這里不是值班室,也不妨礙聽心率的。”

    季思雨也幫腔,“是啊楚醫生,小帥哥都等你半天了,要很是沒病沒災的,也不會在醫院待這么久嘛。”

    四人辦公室,除了唯一的男醫生張岱軍,兩個女性都花癡的煽風點火。

    楚洛寒騎虎難下,只好勉為其難的冷冷道,“坐下吧。”

    “好嘞!辛苦楚醫生。”

    楚洛寒拿出聽診器,壓在龍澤的胸口,“坐好了,別動。”

    “好的好的,楚醫生您來吧,您隨便,我絕不反抗。”

    “”

    辦公室的其他人差點笑噴,今天這個病人,是負責搞笑的吧?

    龍澤的眼睛追隨著楚洛寒的手指在身前移動,很享受被聽診器冰涼的鐵片摩擦的感覺,楚洛寒身上消毒水的味道余韻中有一絲絲淡淡的自然清香,不是什么名貴的牌子,但香味很獨特,有點像梔子花香。

    換了好幾個位置,聽三四次,摘下聽診器,楚洛寒直接下結論,“小伙子,你心臟沒有任何問題。”

    龍澤不氣餒,“楚醫生,您再看看別的?我身上肯定哪兒不行了,不然我最近怎么總是心慌氣短呢?而且食欲不振,視力也不好。”

    楚洛寒打開電腦,無視龍澤的無理取鬧,“視力不好看眼科,我看不了。”

    “眼睛沒事,楚醫生就先把內科給我檢查檢查吧。”

    還杠上了。

    那行。

    楚洛寒打開病例,公事公辦的盤問,“姓名,性別,年齡,有無重大疾病,有無家族病史?”

    龍澤:“”

    楚洛寒拿起桌角的手電筒,“伸舌頭。”

    龍澤:“”

    “舌苔泛白,腸胃不好”

    龍澤忙搶答,“我就說嘛!”

    楚洛寒大大的白了他一眼,“我給你開個單子,一會兒上七樓做胃鏡。”

    “啊?要做胃鏡?這么嚴重?”

    嫂子你動真格的?

    楚洛寒毫不含糊,刷刷在紙上寫字,醫生的字龍飛鳳舞如鬼畫符,完全看不懂,“不做胃鏡怎么查病因?不知道病因怎么對癥下藥?胃炎、胃潰瘍、還是食管炎,做個胃鏡全出來。”

    龍澤呆呆的看著她紅唇喋喋不休的說著話,一張一合,魅力四射,閱人無數的龍澤,移不開眼了。

    她滔滔不絕說了一大串,單子已經開好了,“收費處在一樓大廳,有醫保卡嗎?沒有也無所謂,有錢就行。”

    龍澤愣了愣,手里的單子絕對不是開玩笑的,病歷單左下角寫著楚洛寒的簽名,字體清秀,筆畫有力,一點也不像柔弱女子軟綿綿的字樣,怎么看怎么好看。

    “辛苦楚醫生!”龍澤小學生一樣從椅子上坐起來,彎腰九十度。

    “還不去?”

    楚洛寒啪嗒蓋上鋼筆帽,冷肅的聲音毫不含糊。

    “好的好的,馬上就去。”,龍澤滿臉堆笑,抱著諷刺他的單子竟然如獲至寶。

    嫂子這樣的個性,很對他的口味。

    他走出辦公室還在回頭看她,這讓楚洛寒很惱火。

    趙綿綿“嘩啦啦”挪著椅子湊過來,“不是吧?你讓他現在去做胃鏡?做哪門子的胃鏡?沒驗血沒預約,誰給他做?”

    楚洛寒抽了一份病例,咔吧按下圓珠筆,“你沒看出來他就是來胡鬧的?他胡鬧,我陪他鬧,鬧完就走人了。”

    “哎哎哎,你剛才那一大串醫學名字,就不怕嚇到人家小帥哥啊?萬一他真有個好歹,怎么辦?”

    楚洛寒看完病例,簽了字,將筆卡在白大褂上面的口袋里,該去查房了,順便去給傷口換藥,“十人九胃,更何況,他的胃好得很,至少可以運行三十年不出故障,他的問題不是脾胃心臟,是這里。”

    楚醫生點了點自己的腦袋,“他應該去看神經內科。”

    趙綿綿吞了吞口水,“楚醫生,你確定你這里是正常的?作為女人,看到帥哥居然不心動,你,不正常!”

    楚洛寒難得的笑了笑,“我判斷男人是否具備吸引力的第一標準不是荷爾蒙分泌量,而是多巴胺。”

    “我去!給跪了,楚醫生,您慢走。”

    楚洛寒一起身,眉頭狠狠的蹙起,膝蓋依然刺骨的疼,這皮外傷沒有十天半個月估計是好不了的。

    “趙醫生,咱們的王牌內科大夫好像不待見這位帥哥啊?你沒看到嗎?剛才楚醫生就是在故意整他。”

    趙綿綿扁扁嘴,“但是我怎么覺得,這位帥哥,同時也在逗楚醫生呢?”

    張岱軍嘩啦拉開椅子,“女人啊,看問題就是片面!”

    “張醫生什么意思?”

    “很顯然,他們在互相整對方,而且,你們再仔細想想,剛才這個病人身上穿的。”

    “臥槽!對,他那雙鞋是本季最新款,售價十萬開外!富家子弟啊!”

    趙綿綿莫測高深的撫摸下巴,“所以,咱們的楚醫生,這是要迎來人生的春天了?”

    張岱軍捏著病歷夾走出辦公室,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在。

    楚洛寒特意去看了二十二床的病人,恢復的還不錯,又特意叮囑他平時千萬不要有太大的情緒波動,以后病房的電視不要再放球賽,尤其是足球比賽。

    八人間的大病房,一小半都是楚洛寒的病人,她看病時一絲不茍,嚴肅的有點拒人千里,但平時對病人也是實打實的操心,病人一面怕她,一面也服她。

    查房結束,楚洛寒終于頂不住了,自己走到急診室拆開繃帶,痛的蹙眉咬牙。

    傷口愈合的很不好,血淋淋的傷口只積蓄了少量的血清,根本不足以維持傷口復原。

    消毒,上藥,楚洛寒硬是一聲沒哼。

    急診室人員流動量最大,每天發生的緊急事件最多,楚洛寒包扎好傷口就打算撤離,還沒起身就聽到茶水間有人在八卦。

    “我說了你們絕對不信,今天我看到莫如菲和一個男人在一起!男人戴著墨鏡,但是光看身高和體型就知道肯定是個大帥哥!”

    “這都不是新聞了,前幾天莫如菲來咱們醫院看望病人,你知道病人是誰嗎?mbk國際的總裁龍梟!黃金單身漢啊!鉆石王老五!”

    “今天和莫如菲在一起的男人大概就是龍梟吧?!”

    所以,龍梟剛才離開以后,真的是去接莫如菲了?

    呵!

    “哇塞!莫如菲這次是落實戀情了吧?哇,我的偶像終于名花有主了!”

    切!偶像?就莫如菲那種綠茶婊居然還有人當她是偶像?

    楚洛寒癟癟嘴巴,果然啊,這是一個看臉的世界,臉好看,一切都可以被原諒。

    對龍梟來說,也是如此吧?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